Zicutake [Audio]

USAComment.com
Zicutake USA Comment | Search Articles










Zicutake Formation University:

USAComment.com | Search Articles of Onion.to
Search Articles of Onion.to:

Shorten that long URL into a tiny URL:
Example, enter the url: http://zicutake.usacomment.com = Tinyurl.com/hox5dyn


USAComment.com | TALK

 
Tweets by Zicutake


SEND YOUR HISTORY:

Contact Us

Sunday, May 28, 2017

...Vic McEwan and more

Save the Date: 29 June 13:00 - 15:30 @TATE Liverpool
A free North West Arts & Health Network & TATE Exchange event

TICKETS available HERE


The Harmonic Oscillator
Between 25th June and 1st July, Australian artist Vic McEwan will be in residence at TATE Liverpool as part of their TATE Exchange programme, where he will be exhibiting and performing pieces of work as a direct response to his time in residence at Alder Hey Hospital.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as a guest of Arts and Health Co-ordinator, Vicky Charnock and in collaboration with Arts for Health, Vic has spent time observing the acoustic environment of the hospital particularly thinking about noise and sound under the working title of The Harmonic Oscillator. I'v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work closely with Vic over this period and am excited to be sharing some of this work at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Lithuania, TATE Liverpool, at the Culture, Health and Wellbeing,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and as part of The Big Anxiety festival.
My contribution will be published observations of Vic's work in the context of our arts/health agenda, and I can promise Vic's work will be both surprising and liberating, provoking the mind and demanding curiosity. More details about TATE Exchange will follow soon, but here's an 
advanced notice of an event on 29th June between 13:00 and 15:30. We'll be hosting a free event, where you can meet Vic and find out more about this collaborative artist-led project, and experience some of the work, and a performance. We will have very limited places, so I will tweet, facebook and blog the details of how you can reserve a place over the next week. Please don't email me for a place, as it will be via eventbrite. Thank you.



Engaging Libraries Programme opens for applications 
The Carnegie UK Trust has announced that its Engaging Libraries Programme is now open for applications. The programme which is a partnership between the Carnegie UK Trust and the Wellcome Trust offers grants of £5,000 - £15,000 to libraries to deliver creative and imaginative public engagement projects on health and wellbeing. Applicants must be public library services - but the programme has a strong emphasis on collaboration and encourages libraries to think about a broad range of potential partnership opportunities in the delivery of their projects. The Carnegie UK Trust are aiming to support between 8 - 10 libraries and activities must be completed between October 2017 and October 2018. The closing date for applications is 5pm the 23rd August 2017. Read more HERE.

Music grants for older peopleThe registered charity, Concertina which makes grants of up to £250 to charitable bodies which provide musical entertainment and related activities for the elderly has announced that the next deadline for applications is the 31st October 2017. The charity is particular keen to support smaller organisations which might otherwise find it difficult to gain funding. Concertina has made grants to a wide range of charitable organisations nationwide in England and Wales. These include funds to many care homes for the elderly to provide musical entertainment for their residents. Read more HERE.


Ragdoll Foundation Open Grants Scheme 
The Ragdoll Foundation's Open Grant scheme supports not for profit organisations working with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using the arts and creative media. Grants of up to £50,000 are available. However, the Foundation states that the majority of grants awarded are likely to be in the region of £5,000 to £20,000 and cover between 25% and 80% of total costs of the project. Organisations can apply for both one-off short-term projects and for projects lasting up to three years. Preference will be given to those projects which have a deep commitment to listening to children and allow the perceptions and feelings of children themselves to be better understood. The Foundations is mainly interested in applications that involve children during their early years, but appropriate projects for older children (up to 18 years) will also be considered. Whilst the Foundation will fund work in and around London, they will prioritise projects taking place elsewhere in the UK. Applications are accepted on a rolling basis. Read more HERE.



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Choose a family. 
Choose a fucking big television. Choose washing machines, cars, compact disc players, and electrical tin can openers…1
Oh that life were so simple! I began my presentation to the ARTLANDS 2016 conference in New South Wales with the iconic John Hodge monologue on selfish individualism, written for the film of Irvine Welsh’s Trainspotting, and which offered (I hope) a heroin-flavoured indictment of contemporary life and a spring-board from which we discussed the arts, social justice and inequalities, which I argued - underpins all our health. 

Through the sublime music of Louis Armstrong, I attempted to take those listening on a journey through a bloody civil war, in what was then, the Belgian Congo, via Central High School in Arkansas and the Little Rock Nine, all the time, exploring the relevance of the arts in an unfolding political maelstrom, suggesting that in the heart of fractured and unequal societies, artists are offered up as the answers to all life’s problems.



Through music, verbatim theatre and poetry I explored inequalities and social injustices, suggesting how the arts might offer us different kinds of evidence, and where grass roots organisations like #BlackLivesMatter perhaps, represent a cohesive force for social and cultural change, across a spectrum of inequalities. 

As civil unrest continues to regularly erupt across America, and as President Trump (Hародный герой) 
crassly bulldozes his way through office, I suggested that the ways in which health is now understood is increasingly focused on competition and not compassion. 

Into this largely clinical context the arts and health agenda has emerged as a force to humanise healing environments and advance its relationship with medicine as a means to achieving individual health. But perhaps if we begin to understand public health in terms of equity and justice, then we might engage more deeply with the 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and not simply decorate the edges of our individual lives. 

The arts and health movement, seems to be thriving, yet without diversity, we risk becoming inward looking and self-congratulatory and dominated by self-promoting twerps, not dissimilar to Trump! Now, more than ever, we need to disrupt inequalities and social injustices and perhaps, the arts might just enable that parity of voice. As we observe the incremental incursions of free-marketeers into the field, and knee-jerk twitter-feed decisions of a reality-TV President, I am reminded of the prescient observations of James Baldwin in 1972:



“Ignorance, allied with power, is the most ferocious enemy justice can have.2



1. Trainspotting (1996) Directed by Danny Boyle. Written by John Hodge, based on the novel by Irvine Welsh.

2. Baldwin, James. “No Name in the Street”, Michael Joseph, London, 1972


This is an edited extract from Weapons of Mass Happiness at ARTLANDS Dubbo 2016. 
It includes extracts from a chapter in the forthcoming book:

Music, Health, and Wellbeing: Exploring Music for Health Equity and Social Justice, published in 2017 by Palgrave Macmillan and is co-edited by: Naomi Sunderland, Natalie Lewandowski, Dan Bendrups, and Brydie-Leigh Bartleet.

        .   

Friday, May 26, 2017

我OS/情緒OS操作圖示

本文內容請點此連結


下載PDF,免費提供讀者私人使用。如欲在身心靈課程使用,請先與Sunny 聯絡。謝謝。


《Fathers》(兩個爸爸).從泰國同志電影走向亞洲共同體

  同志議題在亞洲稱得上是火熱的議題,最近香港的公務員通過司法覆核要求政府給予他的海外註冊的配偶有公務員配偶對等的福利與權益,如此下去通過法律手段就會推及至民間的企業,有團體憂慮因此而變相承認同性婚姻的關係。陸陸續續法院也有相關的官司,其中一個案例是一位外籍的女同志申請配偶到港被香港通常被政府拒絕。目前香港是不承認同性婚姻,在選舉就有不少政客稱要保護「小孩子」、「下一代」為由作為政綱。一海之隔,台灣的同性婚姻議案(多元成家的方案)已完成一讀,現在要看法庭的釋憲才可知下一步如何走。台灣在多元成家的爭議挺值得香港去觀摩。在平權的步伐上香港差人家很多步。在亞洲同志電影的發展裡,從前都是看香港的獨立作品如《蝴蝶》、台灣亦曾經有過《盛夏光年》、《藍色大門》的青春啟蒙作品,現在影迷多了一個選擇,泰國的同志電影發展蓬勃,大紅大祡的《YES OR NO》、《暹羅之戀》、甚至《戀戀棋盤》代表泰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當台灣有機會成為首個實現同性婚姻的國家與地區時,遺憾的是泰國卻在一四年錯過了機會。近幾年泰國的同志電影蓬勃外更延伸至電視劇與綜合節目,例如為同志找伴侶、猜誰是「基」這種節目,還有以同志為主題的劇集。但有這種看似開放的氛圍不是一朝建成的,泰國某程度上對「跨性別」與同志還是有無形中的標籤,而最主要的是普遍的原因是他們認為同性戀是個人的事,不需要走上街與人交代。首都曼谷恢復同志遊行已經是軍政府奪權後的「開綠燈」表現。在過去幾年泰國曾經一度有機會成為首個有同性婚姻的國家,奈何政府草擬的婚姻平權議案而是就伴侶的法律、經濟、領養權益為主,以伴侶制度為方向,並非真正與異性的婚姻看齊。隨著前總理他信的妹妹英拉「被政變」下台,同性婚姻與伴侶制度的法案停滯不前。

同志孩子的視覺
   同志電影最主要的類型離不開家庭倫理、青春愛情、近年歐美有以老年人為主題的同志電影,同時也有少數以同志家庭為題材的。澳洲有一部《Gayby Baby》的紀錄片拍下了在同志家庭長大的孩子面對成長與父母的片段,澳洲目前也是沒有同志婚姻的,相對的是有伴侶法的保障。紀錄片裡的孩子有些是人工受孕的、有的是領養也有的是母親上一段的婚姻的產物。對於同志孩子成長的疑問與難題通過紀錄片相對較難去反映,但可以肯定的是當中的孩子是很愛鍚他們的雙親。成長之中有萬重障礙,在學校、在社會往往要解釋自己為何異於常人,但將孩子帶到這個世界實際也不應有什麼自責與抱怨的,只有用心的將孩子撫育。不論是否同志家庭出生的孩子都應該是一視同仁在平等的社會環境下成長。哥
                         

  泰國電影《Fathers(2016)是一部由「同二代」出發的電影,相戀多年的PhoonYuke在孤兒院收養了被母親拋棄的孩子Butr,一直相安無事。漸漸Butr長大開始發現自己與別人不同、開始去想「家庭」、想去尋找媽媽的想法因此而生。在學校裡他受到同學的欺凌,而PhoonYuke得罪了另一位家長以致社工找上門懷疑他們教兒不善。社工自幼就住在孤兒院,她介入這家人的關係是因為她認為Butr有權知道自己的媽媽,社工成功找到Butr的親生媽媽。Yuke是位較衝動的男同志、在法律上他沒有對Butr的撫養權,只是名義上的「爸爸」(戲裡稱作Daddy),而Phoon是一間公司的高層,在戲中算是中產家庭,他是收養Butr的人。(戲裡稱為Papi)。影片開始時一家三口樂也融融,隨著孩子在學校遇到欺凌與社工的介入美滿的家庭產生變化。夫夫們將孩子送回親母手裡,而生母在事情過去多年也經歷過意外與新的男友痛失孩子。如今Butr的出現,她更想珍惜。在親生母親與非血緣關係的父親們之間,Butr心底裡是喜歡父親的,但禁不住內心的疑問。

  夫夫在送走Butr之間是有不同的立場,Phoon害怕孩子會因他們的生活模式而在長大後變成同志,甚至要求Yuke在家中不要太親密。因著孩子的問題兩人有磨擦,二人打算在政府准許同志婚姻後結婚,也因著孩子的緣故而把它放在別的位置,深怕別人的眼光。在Phoon的家庭裡他的父親也是同志,所以他難免會有所顧忌。在這部電影裡實際也反映了同志自身也不感到「驕傲」,相對來說Phoon還是介意別人如何看待的,也怕這段關係影響孩子的成長。

  電影留下了一個開放的結局,到底孩子是需要兩個爸爸還是生母?無論結果如何,也無需批判其性別身份,孩子需要愛就可以了。什麼是真正對孩子好,就讓他自己選擇好了。到底他如何進入生母與叔叔的世界,對生父有什麼看法,對同志爸爸的關係如何解讀,Butr所處於的家庭關係也稱得上是「多元」。同性戀、異性戀、缺席的生父、叔叔與領養他的爸爸們,實際上是「四個爸爸」。電影的後半主要集中在孩子在兩個家庭之間的角力,他自己也不懂選擇,唯獨在愛的表達上他對同志爸爸還是有感情的。事實上給Butr知道生母的事也不是壞的,畢竟有天也要知道真相,只不過要一個小孩子作決定是殘忍的。

  亞洲同志電影的變奏與想像的共同體
  《兩個爸爸》在亞洲的同志電影是一個新的課題,這不是一種幻想,在亞洲人的社會零星出現這種的「基家庭」。在日本的大阪出現同志伴侶成功領養孩子的,在日本存在兩種收養制度,「收養」必須是已婚夫婦的,而「里親」則容許沒血緣關係的人士。為的是不希望孩子得不到照顧為前題。在香港也有少量的「基家庭」,海外回流接受人工受孕的香港人與外籍人士女同志組成的家庭,在主流傳媒中她們的故事也比較罕有,現在即使遇到問題也無從向社會伸手求助,萬一遇到家暴、伴侶身體的問題都不能有較好的處理手法。有很多同志都無想過會有小孩,現在只要有能力再也不是問題,或許未來會有更多的例子與驗證孩子的成長會否出現問題。


三個小帥哥


  在法國與台灣就有百萬人上街遊行反對同志領養小孩,可以接受同性婚姻與是否讓同志有小孩是兩回事。對於多元成家在倫理的層面上也不是言語間可以解決的,在反對同志的人士當中就有在同志家庭長大的小孩認為家長沒法給他們一個「正常」的家庭。這也是應該思考與探索的。《兩個爸爸》雖然是一部格局很小的電影,背後帶出了對同志家庭的想像與未來,平實的反映了所憂慮的問題,亦反映了同志也可以嘗試做好家長的角色,不應該有標籤。論電影的看點除了內容的爭議性外,這部片的男主角們加上小演員也是挺帥而有愛的。未來亞洲的同志電影應該走出被歧視與傳統價值的陰霾,走向未來、走向光明。目前世界的同志電影也開始走向正能量的一面,明天會更好的。

Was John speaking about Linguistic determinism, or should i forget Russian.

You see. As more things i learn and age a bit year by year.
I got an impression that it is normal to forget some things and/or languages.
Because you learn other new things and languages for example.
One upon a time i spoke some Polish and German. Not anymore.
But i do speak Dutch and English now. I even want to learn French now.
Maybe at expense of quality of my Russian.
Its maybe even one of the best properties of our brain.
Off course you can also degrade it with alcohol beyond repair.
But that's another story. (It can actually, probably, even help sometimes).

Last few years i have been reading a lot about programming languages.
And one of the interesting things about programming is Lisp enlightenment.
Here one famous programmer, Paul Graham, talks about Blub paradox.
Which is just another way of speaking about the second stage of 'technological' culture shock (language barrier) kind of thing :)

When we speak about real languages. Their connection to cultures, religions.
And even the way of thinking. (Consciousnesses) We see something similar in ancient languages.
Inseparable connection between language and its culture brings us to the
Linguistic Determinism. And then the other day i wonder, wasn't John speaking about something similar. In the beginning of his Gospel.

So now after some years. Old Russian Bible translation seems to old to me.
And im about to start to read it in English. So NIV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which is in average/modern english) is kind of my Python kind of thing.
Not the most clever and not the fastest one. But quite general purpose. And good enough TM. So in other words the way to go. ;)

光行者的迷思

Sunny 說:本文由 Louis Chen 在「宇宙說啥讀者互勵群組」分享。內容非常踏實,相信宇宙說啥的讀者也會對其內容有共鳴,特在此分享。

2015-10-17 ~ Louis Chen

你今生的使命就是作一位光行者。

很多人以為光行者,就是要你去當一位靈性老師,創建一個以通靈為收入來源的工作。這樣的人卻是最容易忽略向內走的過程。

所謂的光行者,你的使命,並不是透過外在一個相應的社會職業給你的,就算是坊間上的靈性老師,也是一種社會職業。你的使命,就是好好的向內走,這完全與你作什麼工作無關。你的靈魂計畫也不會寫著某某某你今生就是該作某某職業。




人們總是在期待指導靈、或指導上師直接告訴你:某某某你今生就是註定要作某個職業。最好是聽到光的上師跟你說:你就是註定要成為開班授課傳訊息的老師。

這完全是對光行者錯誤的認知。

光行者的使命,就是:對自己的情緒完全的負責,好好的向內走。穿越自己的陰暗面。

你們有許多人上了許多靈性的課,收集了一個又一個的靈性訊息。但真正遇到內心不滿時,真正向內走的人有多少?有的人在受到內在不滿時,會想讀讀靈性訊息安慰自己,但卻沒有真正的向內走。有多少人總是在期待有個神奇的揚升或是神準的通靈體驗,但真正向內走的人有多少?

所謂的向內走,就是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將每次的內在矛盾,視為寶藏,好好的探索。辨示出那些阻礙你通向快樂的信念、想法和情緒。

要了解,與外在事件激發出的負面情緒,永遠都只是幻相,其重要作用是逼你向內走。

但你們總會找理由說:啊,主管明明就分工不均!為何某同事工作內容這麼輕鬆、而我的就那麼多。我的家人就是對我不好、我的愛人就是對我不好…而你也總是可以找到千百個證據來證明你說的是事實。

於是你又不自覺的根據這個你所以為的事實,發展出許多的抱怨念頭,覺得自己受到虧待。這時候你就是把偉大的自己想成受限的受害者。

如果這時候你誤以為,所有事情都要回到過去或是前世去找源頭。那麼,你就會一直覺得必須要找出吸引到你被虧待的前世內容。但我要告訴你:所有的過去都活在現在,如果神設計的宇宙,是要你只能透過找前世才能進步,那為何不再讓你重玩一次相同的人生即可,為何還要大費周章,給你一次完全不同的人生呢?

所以,重要的不是環境如何、外在事件又是如何上演的。

重要的是:你定義自己是誰?

你定義自己是受害者?是活在自己小小肉體中的受限靈魂?是沒有力量而需要全世界來服務你的可憐人?

還是你記起,在任何情境中,你就是光、是就是那神的愛、神的能力,神的服務,而所有你之所在的地方,不管你現在接到什麼任務、情境,那都是當下最適合你的,是你服務神的一個方式與機會。是你成為愛本身的機會。而這就是光行者。

光行者,不是收集知識的人,不是台上的老師。光行者,就是看見你之所在---即便那是一份你不完全喜愛的工作,它即是你成為神的光、神的服務的機會。

你如何實踐合一?

你們有許多人上了一堆合一課程、作了一堆光的冥想,體驗到了內在平靜,你以為那就是合一。我要提醒你的是,那不是合一,真正的合一是行出來的,不是想出來的。

有許多人討厭上班,因為討厭自私的主管、同事。抱怨那個、抱怨這個。
然後期待下班到課堂中取暖、或用各種方式冥想、追課。

合一,不是靠靜坐而來的,是體證。

當你用服務的心,去接受你當下的工作份量,你就會發現,你的世界不同了。這時你明白了自己真實的身份:你就是神的光。而同時,你的內在態度的轉變,也就自然的體證你對自己的敬愛。因為你愛自己,所以你會發現讓自己處在抱怨、計較之中、那是一種匱乏與不滿。那使你更加迷思了自己是誰。

光行者,你的任務,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記起你是誰。

你是光、你是那有能力去為你所在之處提供服務的人。你不是事件中的受害者。

你以為你只是一個員工嗎? 錯了,員工只是一個表相。重新定義你的工作本質。它是讓你展現服務的機會,讓你成為光的機會。

試想一下,當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以這樣的態度在面對他們當下所在的工作時,世界就會是*第五次元的。而你們身為光的工作者,就是率先改變內在態度的人。

第五次元,不會主動來到,它必須由你自己開始。

所以下次當有靈媒告訴你,你是光行者,你的一生要行光時,要知道那不是要你去成為下一個靈媒。因為成為靈媒並不等於你是光行者。光行者是一種明白自己內在力量的態度與實踐。

又,下次當你說「你想要作這種幫助人的職業時」,請先從你日常生活中處理自己各式各樣的不滿、抱怨、負面想法開始。

幫助人不等於你是光行者。

因為別人是在給你機會服務他,讓你成就你是光。是他在幫助你。

當你明白,所有一切都與他人無關,所有一切都是你向內走的機會,所有一切都是讓你服務的機會。你就是光行者。

這篇文章是拿來自醒用,不是拿來評判別人有沒有作好一位老師、一位光行者用的。永遠是內觀自己。因為提升是個人的事。

* * * * * * * * * * * * * * * * * *

*註:「第五次元」非宇宙說啥常用語。第五次元的意識與宇宙說啥意識成長三部曲一文所指的「合一意識」雷同。

Thursday, May 25, 2017

如何讓「食物」更有身心靈的實質效應

「體質」在日常生活中是很常聽到的一個名詞,所謂的「體質」,是指人體的形態和功能,在生長、發育的過程中,所形成的特殊性。每個人的體質是有一定程度上的差異,有的人容易上火、有的人很怕冷、有的人只要吃一點油膩食物就會拉肚子,而有的人卻可以盡情地享受任何美食。


同樣的各種不同的食物與草藥也有寒、熱、溫、涼最基礎上的偏性。一位合格的中醫師在開藥時,必須根據每位患者的身體狀況選用不同偏性並且適合患者的藥物。假設今天有10位容易上火的患者來找這位中醫師看診,難道這十位患者都必須吃同樣的配方跟份量嗎?
我們可以將「上火的程度」作一個簡單分級,0分是沒有上火的狀況,10分是最慘烈的「森林大火」。如果這位中醫師給每位患者一杯都是同樣成分與份量的降火茶,對有10分上火症狀的患者來說,他的症狀並沒有得到明顯地改善;然而對這位只有2分上火症狀的患者,卻因為這杯茶太寒涼讓他的身體拉肚子了。


以上是針對體質的差異性做一個簡單解釋,而今天我們主要想探討是一句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言「民以食為天」的『食』這個字。您是否有想過這些問題:

  • 我們每天放進嘴裏的食物對我們的身、心、靈 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呢?
  • 這樣吃對身體的建設性真的是最高的嗎?
  • 食物不就只是拿來填飽肚子而已嗎?
  • 在我們品嘗到食物的美味以及滿足感之外如何選用食材、烹飪方式來讓身體更「健康」呢?
  • 我們對於其中「健康」的定義是從哪裡來的呢?

很多時候當所謂的營養專家、相關的權威人士指出一樣食物含有許多營養元素或有某種有益的功效,這個食物就被定義為是「健康」的,大家就全然相信了。但這個所謂「健康」的食物是否就符合每個人的身體需求呢?


當所謂「健康」的定義是建立在食物的成份上,我們就常態性地忽略食物還有其他方向不同的性質,對我們的身體有不同的影響。


不同生長方式,不同的生長地區會讓食物有不同的能量。溫室種植,一般土耕,水耕,使用有機肥或是化學肥料,是否基因改革,在何處生長(例如:義大利的蕃茄跟台灣的蕃茄能量就會非常不同)。是否成熟才摘取,或是因為運輸方便所以尚未成熟就摘取,會因為是否有足夠的日光做最後成熟時的酵素發展有關。


處理方式以及烹飪方式(加熱,烘培,油炸,是否至於冰箱等)會影響食物原本的能量。同樣的食物生吃或熟食也有能量上顯著的不同。


所以僅僅使用「健康」與否來定義食物,會有相當大的缺失。在此我們使用更客觀正確的表述「是否增進生命力」來替代。


那麼我們應當如何挑選食物,讓食物幫助我們達到真正意義上的「增進生命力」以及身心靈上的成長呢?


坊間已經有一些食物與身心靈相關的書。如果你覺得需要閱讀這些書籍來做參考,也是很好的事。畢竟獲得相關的知識是相當重要的。我們在此要提醒您的,就是不要又立刻相信了任何書籍裡的內容。每一個人的體質都不同,對每一種食物的能量反應也會不同。適合甲的能量的食物,並不一定會適合乙或丙。


從能量的角度來看,每個食物都有不同的振動頻率,當這個食物能夠幫助我們更加趨近身心平衡的狀態,那麼這個食物對我們個人就是「增進生命力」的。


最簡單並且方便的方法,是先放下先入為主的觀念,使用宇宙說啥部落格中介紹的身體靈應法肌肉測試法Divination... 的方式,向宇宙訂制你的私人食譜。


而在具體的操作上需要從哪些角度考慮?


選購果蔬時,選購農夫市場裏當天新鮮摘取的,一般來說相較於摘好後冷藏運輸到超市去的,它的生命力強些。由於成熟方式的不同,其中的化學成分也不同。在太陽下或樹上、土地中自然成熟,又會比還未成熟時就採摘的果蔬含有對身體更有益的營養酵素。如果在超市中選購,也許當天對你的身體建設性高的食物是番茄,但卻不是超市中的番茄,這時就需要進一步詢問是否需要到農夫市場購買。如果沒有新鮮的蔬果,冷凍的會比在超市久置的,或是罐頭食品有較強的生命力。


當我們詢問到對我們個人能增強生命力的食物時,也要注意詢問是哪種加工方式的食物。例如當時筆者處於身心靈成長的某個階段時,需要食用可可粉來幫助身體更新,再仔細詢問時就發現,身體需要的是生可可粉,而它所具有對內在更新的能量,是熟可可粉以及普通的巧克力無法替代的。


另外,食物的製作方式越原始,食物的能量就越原始。筆者住在美國時,購買的精製白糖能量很差,而基本未經處理的紅糖磚,雖然外觀上品質看起來很差,但實質上的能量反而更高。這也提醒我們,必須要有意識地刻意跳出舊有觀念,通過與內在與統合意識連接作出對身體最有建設性的選擇。


有些所謂的專家認為麥麩對身體不好,但其實我們應該進一步詢問自己的身體,哪裡的麥麩適合我?何種加工方式的麥麩適合我?有的人吃大量生產的漂白麵粉類,身體就會產生不適,但是有的人吃了就是沒問題。


華人做豆漿是將黃豆浸泡一夜後再打成豆漿,西方人是直接將黃豆加水打成漿。少掉了八個小時的浸泡過程,也就沒有了黃豆萌發的能量。所以我們需要仔細詢問,每個食物經過不同處理後對自己身體的建設性多少。


雖然頭腦無法辨別很細微的差異,但通過身體靈應法詢問卻能細緻入微,身體向前傾說要,我們就吃。


當一個人在身心靈成長,意識擴展時,身體可能需要不同國家地區的食物讓自身的能量與大地連接。一杯杯伏特加,可能是在蘇俄、捷克或其他地區製作的,那麼就會帶有這個地區的能量。食用世界各地的食品會促使能量集聚,讓能量從四面八方來幫助我們。前提是我們的訊息庫中需要足夠的知識,才能在身體需要某種食物時讓頭腦接收到身體的訊息。


需要注意的是,有時候身體想要吃某種東西,其實只是需要這個東西的某一個成分。例如筆者的經驗問到身體需要吃冰淇淋,但一般吃冰淇淋對身體不是很好,又容易發胖,再經過仔細詢問後,發現其實身體需要的是冰淇淋裡的鮮奶油,那麼只要吃一點鮮奶油就夠了,不必吃大量的冰淇淋來滿足身體想要吃奶油的要求。


那麼,現在你應該知道,當你上火了,中醫師遞給你的那一杯降火茶,你該不該喝下這杯茶?該喝多少?需不需要加熱一下?要加幾塊冰糖?或者要選購別家中藥店的藥材自己熬制?透過日常生活中的練習,您會越來越容易聽到身體發出的訊息,更能通過身體靈應法肌肉測試法Divination... 去知道如何選購食材、烹煮食材、如何吃來幫助自己身體達到「增進生命力」的成果。


本文由宇宙說啥團隊Sunny Wang,Alex Xu,Sifu Chen 共同撰寫。

療癒DIY~ 「與母親的關係」,以及「三代情緒OS」

Sunny 說:本文是宇宙說啥團隊團員Romy分享的自我療癒經驗。希望讀者能夠瞭解,使用宇宙說啥所提供的工具做「療癒DIY」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 * * * * * * * * * * * * * * * * *
療癒跟媽媽的關係

2017年4月25日分享

我是一個在家裡面被父母親照顧得蠻好的人,但是很常覺得跟家人沒有什麼連結感。


我跟我媽的相處一直是一個表面的狀態,就是彼此都覺得沒有人聽到自己的聲音、不被理解,所以每次溝通都是不了了之,或是沒有交集。


我媽媽原生家庭是比較多暴力事件的,很小的時候外婆就過世了,小學沒畢業就要養弟弟、顧店、擔任女主人角色照顧家裡,我舅舅們大部分都有暴力傾向、愛喝酒、強暴之類的(只有一個比較沒有),我媽因為覺得自己在家裡面默默做很多事但是很常不被重視,就學到了家裡面男生的那種發脾氣的模式來保護自己吧!所以脾氣不太好、講話比較不好聽。因為這些原因,加上她自己本身有需求很容易忍著不表達,生活中的不舒服她都是比較習慣累積一段時間後用憤怒抒發出來。


我跟我媽在應對上,大部分的時候我對於她發脾氣的方式其實是很容易受傷的,尤其是還沒接觸宇宙說啥的時候。越長大之後,跟她相處越覺得疏遠。雖然我的邏輯理解上,花了很多時間去知道她背後的需求是什麼,但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卡在,她只要脾氣一出來我完全不想照顧她的需求,因為她只要一發脾氣就踩到我沒做功課的地方,無法真正做到頭腦和心理都能同理她,所以那時候都想說算了...還是去處理自己的功課比較實際。


後來Sunny接到訊息跟我提議可以使用蓋婭光陣來試試看,我排了這兩個光陣,第一個是排完稍微靜坐10分鐘後我就流眼淚了、第二個是五分鐘。我才比較深刻的心理上和身體上感受到:我媽媽她本身的那個不被理解、和覺得沒有人要、沒有人聽她說是什麼感受。也因為有了這幾次經驗之後,這些東西有機會在我腦袋裡形成一些腦細胞連線,所以我在跟她應對僵持不下的時候,我比較會想起來這些有關於她的感受的部分,也比較願意放下一些堅持,好像突然間比較知道怎麼同理媽媽了。


不過其實題外話,以上是因為我本身的成長背景的關係(此處省略三千字),所以對於同理心這三個字在我生命裡幾乎沒什麼發展,最近除了排光陣也在發展這個能力,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



情緒OS之三代情緒痛點


2017年5月20日分享

最近在做性方面的療育課題,看到了很多和母親的關係,甚至到了外婆,連續三代下載的情緒哀痛點。


我的外婆是情緒極致內斂,一直到我處理完了大部分性的功課,和我媽聊了才知道,外婆身邊的許多兄弟姐妹,都常常替外婆抱不平,她的個性是默默做自己的事,儘管別人對她不客氣、不尊重、她是沒有半點怨言的人,對身邊的事很包容。我沒見過我外婆,大部分的訊息是從家人、親戚得知,或是訊息場接進來。


我從訊息場知道的是:


外婆在五歲的時候,有一天晚上被姊夫誘拐性侵,被性侵的當下不曉得這是一件嚴重的事情,只是覺得很奇怪和不舒服,跟自己母親講了之後,才發覺這件事在大人眼裡是感覺丟臉和羞恥,五歲的他覺得自己好像犯了什麼天大的錯。(大部分的小孩在小時後覺得大人生氣都覺得是因為自己)


六歲的時候,就被送去當養女了,我只記得我看到這個畫面我自己是整個淚崩,我聽到我外婆心裡的聲音:都是因為我不好.....


去到養父母家,並沒有受到比較好的對待,據我媽媽說:養女的生活像童工一樣,要去工廠幫忙工作(我媽說:以前的人還真會計算,去找個養女來當童工)在那個家裡每天幹活,只有一個爺爺會對她好,後來也早早過世了。


又接著一個畫面是:外婆要嫁給我外公,迎娶的時候,坐在床上,心裡的一句話:要結婚了,嫁過過去是什麼樣子?會有人愛我嗎?


這裡我也是忍不住哭慘了,有一種椎心的哀痛感,我不是很確定這樣的聲音是不是跟著我外婆一直到過世,但是可以感覺到因為覺得自己不夠好、渺小、羞恥,然後一生都抓著這樣的信念在過日子。


我外婆過世之後,我媽媽才小學五年級,外公就不讓他讀書了,留在家裡幹活,每天要賣麵、持家、照顧五歲的弟弟。外公愛喝酒,蠻有暴力傾向,所以家裡的陽性能量氛圍是很粗暴、恐嚇。我媽媽在家裡常覺得自己的聲音不被聽到,所以她自己形成一種外在是比較尖銳的陽性能量為了保護自己,但是內在的陰性能量有很多恐懼、渺小、不足的東西。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母親有那種覺得自己不重要、不被重視、沒有人理會,這個在前面分享的那篇「療癒跟媽媽的關係」有提過。


媽媽和爸爸結婚之後,爸爸有一段時間外遇過,那時候我兩歲。


這是某一次我媽聊天的時候說的:


那時候我爸爸跟售屋小姐有曖昧,下班之後説同事們要一起去KTV,我媽媽說她也要帶著我一起去,我爸拗不過她只好答應。在唱歌的過程因為我很想尿尿,媽媽就要帶我去廁所,但是心裡一直想的是,如果離開位子,那個曖昧的小三可能就會坐過來爸爸旁邊,所以心裡一直很緊張、很憤怒。


我自己後來連這個訊息場的畫面,可以感覺到,似乎我2~4歲的時候,我媽媽心裡都有一種,競爭、憤怒、渺小、不足,然後我2~4歲的時候的感受是:都是因為我害的,所以媽媽很可憐、心情不太好,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媽媽好過一點........這樣類似的心情。


後來大了一點,大概是我幼稚園的時候,開始有些印像是:媽媽有時候會跟我競爭爸爸的注意力,不是很刻意的那種,但是有一度我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


小時候被媽媽懲罰的時候都是用皮帶鞭打然後關廁所的,這段創傷症候群我分了好幾段來做療癒。其實被打雖然很痛、瘀血,但是真正有創傷的是關廁所,因為那是一種被丟棄和無助的感覺,還有羞恥,那個羞恥的影響是:因為覺得自己很不好很爛很不乖所以形成了種很奇怪的習慣,就是所有和自己有關的事我都不願意説、也不敢說。


上小學一年級後,下課時班上的小朋友會自己跑出去玩,我發現自己不太會跟別人加入一塊兒。不曉得要怎麼主動跟別人玩在一起。我回憶起那時候的自己,覺得常常有一種當別人說我們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不在裡面,覺得別人好像就是會忘記我,而且很多時候自己有需求不敢說出來。


有一次,我記得是校外教學的時候,因為行程比較趕,我就一直不敢說我要尿尿,後來上車的時候才跟老師說要上廁所。老師趕快帶我去廁所之後,在全班的面前說:以後要上廁所一定要說喔.....,那時候的一年級老師也比較不苟言笑,我當場是覺得被指責、或是覺得都是因為自己害得全班要等我。


小學三年級,我開始很自發性的認真念書,因為發現好像需要是模範生才能受到大家的注意、老師的注意、講話有分量。同學之間很需要競爭注意力,用成績來競爭、比賽來競爭,如果不競爭就會被丟在最後面沒有人看到我的感覺。也因為這樣,所以我很討厭被老師誤會的感覺,會覺得自己這麼努力怎麼可以被誤會。


其實這樣稍微的分析,外婆、媽媽、我,我們三個人的童年個性都有大部分的雷同性,就好像同一個模子一樣(笑)只是經歷不同的故事。都是安安靜靜的,默默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我也有了那種越來越能同理媽媽的心情(其實我們三個人小時後的長相也很像XD,小時候都是嘟嘟嘴,不太笑,尤其是我外婆,我媽總說:很愁苦的臉)


總結下來,上面這些大概就是我的人生劇本裡面的情緒OS的範本,我自己整理了一下,大概就是從小學三年級之後,大部分的人際應對痛點都是以一樣的模式發生。覺得自己不被注意、不受重視、需要競爭、因為覺得自己很爛不敢不願意說自己的事情或是常覺得自己辛辛苦苦做了事情被誤會、覺得別人不相信我說的話、需要很多的認可,要不到認可很難過


我記得自己後來有一段時間是很自以為是,因為覺得別人都不懂自己如何走過了這條路才在自己的人生裡變得比較有自信,然後很愛去當別人的救世主,哈哈哈。而且那時候還很不能接受自己限制性不足的地方,所以就像13歲的叛逆小孩,覺得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來,不要別人幫忙,很多人說的話我都聽不太進去,先入為主的東西很多。再加上一些不曉得要怎麼表達自己需求的習慣,容易被不客氣不尊重的對待,所以不是覺得自己被逼到牆角,就是發現自己怎麼自以為是的去壓了別人。><

這些情緒OS我都還沒有完全做完(笑),今天下午從宇宙那裡收到了團隊的第六個字(有關前面五個字的內容與讀者無關,所以在此不分享),我覺得很感動,決定把這些劇本都分享出來。

第六個字是:「願」一種發自內心很誠懇的我願意,我收到的時候心頭熱熱的。

當我深刻明白這個字之後,我感覺小我的情緒OS變得鬆鬆的,好像有一種什麼都不需要再緊抓的感覺。

這個"願"的畫面是:許多人把頭輕輕的低下來,背後有一股很大的力量、白色的光進到身體裡面,從心輪出來,這個光把許多人融在一起、包在一起,然後大家齊聲:

我願意。

Tuesday, May 23, 2017

【體育系#1】《沙鷗》.難以言喻的女排精神

  2016年里約奧運中國女排獲得自1984年首屆參加奧運以來的第三面金牌,在此之前中國早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2004年雅典奧運獲得金牌,除了金牌外,中國女排曾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獲得銀牌與分別在19882008的漢城奧運與北京奧運獲得銅牌。要說中國女排近代比較差的週期是1992年的巴塞隆納奧運會獲得第七名與千禧年的悉尼奧運止步八強。而在新一季的東京週期在今年正式展開,為著2020東京奧運會的目標中國排協委任郎平為總監督、安家杰為執行監督。目前在中國女排最火熱的人物非朱婷莫屬,從一三年廣州恆大為了打世俱杯而在河南借用內援獲得銅牌,在里約週期扶搖直上的朱婷先後獲得一五年世界杯MVP、一六年奧運MVP,放洋土耳其獲得歐冠冠軍MVP與世俱杯的MVP,成為中國女排萬千寵愛的王牌。回看里約奧運,中國選手可謂是一座活生生的血肉長城,自一五年世界女排大獎賽後隊長惠若琪心臟出了問題,本是小問題,但做了兩次手術,其中一次手術期間心臟停頓。還有受傷患困擾的魏秋月空降,畢竟她是郎平相信的人。在選手生命為前題下,中國隊的陣容是挺冒險的,這些選手頂著身體的問題為的是成為國家英雄。然而,一切都不容易。當初戰中國女排輸掉荷蘭就有不少責備的呼聲,在小組賽她們只取下了波多黎各與意大利,輸給了荷蘭、塞爾維亞與美國,以小組第四的姿態面對鄰組的第一巴西。

  一鼓作氣.背水一戰的中國女排
  不論是否喜歡中國女排的本質,那是一場絕地反擊戰。排球是一個需要一鼓作氣與氣勢的運動,通過場上六個人的互相協力而得分。難忘的是在賽前當中國女排在小組賽輸掉的情況下,有不少關注女排的粉絲與媒體認定她們過不到這一關,特別在早在一六年世界女排大獎賽澳門站前,中國女排對巴西女排早就十八連敗。坊間認定中國女排難以在兩個月間再嬴巴西,但這場比賽就徹底打臉。巴西女排輕取第一局後,中國就反擊打散了巴西主場濃厚的氣氛,中國只有打嬴巴西才可衝進四強。在12年奧運中國就在八強淘汰賽與日本打足五局,最後日本勝出並摘下銅牌。對於當時的中國媒體與粉絲一直也不甘心,特別是中國對陣日本一直是長勝將軍。曾幾何時,中國女排是國家民族的驕傲,也有代表新中國的象徵,在實行舉國體制的中國是很好的國家機器。巴西在半準決賽與中國打滿五局敗陣是她們沒法預料的事,特別是排球在當地是僅次於足球的國技,那種的國殤等同在足球世界杯被德國橫掃一樣。巴西的敗因不在於球技,主因是態度,當中的巴西球員在場邊牽動球迷的情緒、推波助瀾意圖打擊中國的氣勢,但最終害人終害己。



  雖然中國女排勝出了決定命運的一戰,但不禁質疑起粉絲的素質,媒體在勝出這場比賽與奪金後一直在說女排精神是不放棄,難道其他隊沒有這種精神?運動員在場上就是為了爭勝。比賽前後對「女排精神」的詮釋就更是貌合神離,說到底中國的女排精神就只有奪金而已。當奪的牌是其他顏色就會被輿論罵得慘慘的,一六年奧運會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少金牌的一屆,事後有不少質疑的聲音,跳水隊如是、羽毛球隊如是。事實上競技體育在國民心目中已經成為國力間的比拼,曾經有不少國家級的運動員退役後得不到保障,有的淪為乞丐與成為殘疾人士。獎牌背後有無盡的苦水與辛酸。而目前對於中國女排有一個燃眉之急的問題,就是據統計一個十三億人的國家只餘下不足一千名的女排註冊運動員。當著重「舉國體制」而忽略整體運動由下而上的推廣普及,這不只對排球在中國的人才培養不是好事,同樣推及其他競技也是會有人才的真空。

  《沙鷗》與日本女排的恩怨情仇
  《沙鷗》(1981)作為新中國在文革後的新時代電影,以排球為主題是相當時尚的。影片一開始主角沙鷗就講起她與日本的恩怨,為的是在亞錦賽勝過日本的東洋魔女,要為中國站上頒獎台。在意識形態的層面上中國與日本是死敵,直到現在中國出現「抗日神劇」就可見一斑,每每中日的比賽就吸引不少的討論,無論是排球還是其他比賽。事實上真正令到中國重視女排的契機是已故的日本國家隊監督大松博文的訪華與參與指導,六十年代「東洋魔女」在國際賽上連續118場連勝吸引了時任總理周恩來的注意,並邀請1964年奧運金牌得主的七位「魔女」與一位管理人與大松博文訪華,及後大松博文有機會指導當時的中國女排。事實上,中國排球選手對當前日本的態度還是帶有仇恨的,特別是在一六年的奧運男排亞洲與世界資格賽後,中國選手仲為君說了失德的話,超越了比賽的界線。目前中國女排與日本女排之間也有相當的交流,日本的俱樂部與中國也會有比賽,而國家隊之間也曾有親善比賽,相對也不是交惡的。至少在亞洲女排實力比較高就只有中日兩國。

  在戲中沙鷗是一名排球運動員,在經歷過文革後中國終於可以參加國際賽事,此時沙鷗不再年輕且身體有勞損,她的心願是能夠參加亞運會擊敗東洋魔女嬴得金牌,為此她參加復康訓練,戰勝傷患,參與人生中最後的比賽。未幾,比賽輸給了東洋魔女萬念俱灰,甚至將獎牌丟進大海。對於沙鷗來說拿了銀牌等於是沒完成目標。隨後,未婚夫遇上登山災難身亡,雙重打擊夾擊。一個人完成不到願望,她就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成為中國女排的教練,更是嚴師。最終她還是操勞過度,腰患終不能堅持而坐在輪椅上。雖然如此,她「戰勝」日本女排的決心還是實現了。

  電影的背景是在1977年,真實的史實中國女排在文革後在1976年重組,袁偉民是主教練。戲中中日女排的比賽也是真實發生的,1978年曼谷亞運會日本戰勝中國。1980年中國本來有機會參加奧運,但因前蘇聯入侵阿富汗而抵制。1981年電影面世之年在女排世界杯上中國女排,當中代表有郎平擊敗日本女排獲得世界冠軍的頭銜。隨後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摘金。中國女排從81年開始就在世界大賽實現五連冠,在當時的中國可算是舉國歡騰的時期。

真正的「沙鷗」--郎平
  在電影中未必認同那種練到殘廢也無怨言的態度,不論作為運動員還是平民保護好自己才是應該的,為了爭奪獎牌而放棄自己的身體是不人道的。不過,對於戲中人與某些運動員來說,她們的目標就只有打球。除此之外,她們沒有其他可做的東西。朱婷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父母與一家人都是農民,連付女兒上學的學費也無力支付。只有送女兒去體校,因為這是免費的。今日的朱婷經過體校選拔到省隊,再到國家隊與國際,從貧困走進富足。是排球給予她與家人第二生命,她給家人買了車、修了房子,絕對是中國脫貧的故事。中國女排的特質比其他國家比起來是相當吃得苦的。戲中的主角不就是這樣的人,沒有半句怨言。而今日郎平教練不就是曾經的「沙鷗」,身體有傷患也要操心中國女排,然而中國女排的集訓與指導也離不開郎平的排球思想。與「沙鷗」一樣她也是經歷過痛苦日子的人,後來出國身體都是傷患更在意大利遭到隊友杯葛。在北京奧運期間因帶領美國隊而被罵「漢奸」。郎平的一生充滿傳奇,但在她的排球生命裡也證明了要靠自己的實力去戰勝閒言閒語,只有這樣才可為自己正名。現在,郎平在國際排聯擔任要職,在世界排壇上舉足輕重。


《沙鷗》在新中國電影史的地位

  電影相對是以主旋律表達,基本上在新中國的電影離不開政治審查與歌功頌德形式的。這部電影在金雞百花獎,即是中國電影的最高榮譽的頒獎禮獲得特別獎。這同時是一部難得與稀有以女性與體育為題材的電影。主人公帶著悲劇的色彩,帶著自我犧牲去實現一個國家民族的榮譽,更大的志願是令到當時文革後的中國增添正能量,更描寫了當時的一代人不怕犧牲的精神面貌。另外,《沙鷗》的導演張暖忻是中國電影裡的「第四代」導演,電影用非專業演員,主要描寫人物的命運遭遇思考人生在當時是一個突破。至於這部電影在國內的電影學院也列入必看的作品之一。縱然未必清楚中國電影史的發展,喜歡排球與運動的也必須看這部電影所呈現的中國。

#Manchester

SOLIDARITY


Monday, May 22, 2017

Raymond 的 「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實例分享

Sunny說:Raymond是我們宇宙說啥團隊的一名成員。本文是他個人實際的療癒經驗。與讀者分享。


Raymond 的 「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實例


在前幾個星期前的視訊會議中,Sunny 從我的言談間感受到一股傷心跟沉重的情緒,並清楚的指出它發生的時間點。當我們進一步地了解這個情緒由「腦神經細胞連線」建立的「情緒OS」,我身平第一次的「腦神經情緒網絡重整」的實做,就這樣開始了。


第一次嘗試


找了個安靜的時刻,開始播放 EMDR 的音效。心情平靜之後,慢慢地回到事件發生時的情緒中,悲傷、難過、失望跟無助一起湧現,然後跟著眼淚漸漸消退。第一次的感想是:很神奇。

隔天起床後,左肩巨疼而且肩頸痠痛。嘗試用幾種已知的方法來舒緩,都不見效。查了宇宙說啥的部落格跟再次求助 Sunny 之後,決定當天晚上再來一次 EMDR 。


第二次的嘗試

個人察覺的 EMDR 重點是:回到當初的情緒,越深刻越清晰,效果越好!
伴著 EMDR 的音效,我試著回到那個國小三年級的放學午後。

那天的我因為不小心用躲避球打破了上課教室的玻璃,讓身為該校校長的爸爸覺得面子盡失,且對我的好玩的個性感到失望透頂。他下了班回到家,先是說教然後家法就上場了。一陣毒打之後(斷了一枝掃把,彎了一枝藤條),我自己待在房間裡哭了許久。因為沒有辦法走到餐廳吃飯,媽媽後來不顧爸爸的反對把晚飯端進來給了我。

回溯的過程中,我像是個第三者。平心靜氣的看著這個痛哭流涕的自己;重複著當初說過的話。雙腳上當初被打的地方,感到一陣陣電流經過。大約二十分鐘之後,一切慢慢地平靜下來。過一陣子之後,再去試著回想這個事件經過,感覺已經模糊。肩頸的疼痛在這次的 EMDR 完成後就消失了(巧合?)。


後續的影響

坦白說,當 Sunny 感受到我的情緒的同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否認。我清楚地知道她指的是哪件事,但是我一直相信我已經放下了。現在回想起來,的確在我的言詞表達上是帶有些微情緒起伏的。沒想到這麼一點的情緒背後,有著這麼大的能量跟影響。

一直以來,我跟我大兒子的關係總是緊繃。他很清楚我的痛點在那裡,而且踩起來絕不留情。不管我嘗試什麼方法來改善,總是無功而返。

第二次的 EMDR 之後,我發現一切都不同了。他的行為的確有改善的空間(青少年,這也難怪),但是我現在可以心平氣和地跟他把話說開,一起討論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

現在回頭看:原來之前我所認為他有的這些問題,其實根本的原因都在我自己身上(我之前一直不相信的結論)。

很高興,我又朝自由邁進一步了。

Sunday, May 21, 2017

Thanks Robert~


Thanks for dropping a nice donation into my waistband Robert M. I appreciate it greatly, Hugs Robert, Seth

...a holding slide




...and a musical interlude



Saturday, May 20, 2017

「我操作系統OS」 與「情緒操作系統 OS」 (operating system)

Sunny說:我一直很想把宇宙六年來的容,用很簡單的方式來簡化。終於找到比較適當的用語來解釋。

** * * * * * * * * * * * * * * * * * *

『我 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統
(以下將簡稱『我OS』)

一個人如何慣性詮釋生命裡的每一個的事件,詮釋別人說的話。他們面對生命時所採用的態度,觀點,角度,信念,心態等等 。


『我OS』來自於許多不同的方向:

  • DNA訊息:可以觀察到家族與民族的『我OS』特質
  • 複製母親的OS:母親懷胎時的經歷,腹中的孩子因為是一體的感覺,所以同時感受並且複製許多的OS。
  • 訊息場原本就有:情感程式以及其所支持的態度,觀點,角度,信念,心態(我OS)
  • 生命經驗:嬰兒胚胎在第8個月就可以開始以振動頻率方式來學習。這種學習方式可以複製身邊的人在生命情境下的感受情緒反應與態度等等。根據每個人發展的不同,一般人10歲到20歲之間停止這種學習方式。
  • 訊息場下載:跟訊息場(阿卡西紀錄)訊息排列有關,目前看起來像是我們不定時有新的程式下載。我們也可以在覺知自己在缺乏某種OS模式的時候,刻意尋找這些模式來下載。例如:在職場上需要做決定的能力,平常缺乏主張的人,可以尋找陽性能量表現比較強(果決)的人的能量來揣摩。


『我OS』可以說就是上述一團糟的大腦迴路,我們在面對任何生命事件時,自動並且無意識地達到迴路的結論。

例如:


外在現象


『我OS
可能感覺

『情緒OS
可能反應

對外投射與
對內投射

別人不認同我們說的話
不被重視
不滿

別人不應該這麼做,他們應該如何如何

或是

我不應該這麼做,我應該如何如何
別人沒有溫暖關懷的態度
自己不值得愛
不喜歡這個人
別人不採用自己的建議
自己沒價值
不爽
某人臉書沒有按讚
不關心自己
漠然
別人忘記自己的生日
別人不愛自己
自己不值得愛
憤怒
傷心
意見不被認同
別人反對自己
憤怒,哀傷
別人沒有嘉許
覺得自己不夠好
失望


對外在現象的投射

類似狀況的『我OS』並不一定會造成相同的人格個性。

例如:在父母親或家人都是情緒封閉狀況長大的孩子,因為家人無法表達恩情與關懷,孩子成長的過程可能會發展成非常會關愛他人的投射,對他人的情緒需求較為敏感,會儘量滿足他人的需求,同時也會希望他人能夠滿足自己的情緒需求。這是一個常見的投射,因為經驗裡覺得別人缺乏這區塊,自己就應該要一直注重發展這區塊。這樣的父母,會把孩子照顧得無微不致。而被照顧得無微不致的孩子,有常常會缺乏獨立自主或解決問題的的能力,因為在生命裡一切都是被伺候地很完善。

在父母親或家人都是情緒封閉狀況長大的孩子,另外一種人格的發展,則是反方向的,是孩子投射出倔強地態度,「自己得不到關愛,就不需要別人關懷」而將自己投入學術或專業領域,或是某種外在的顯化,並且將小我的價值建立在這外在的顯化上。


『我OS』會持續與不同的人或在不同的環境,持續地創造出類似的經驗。因為這就是「我OS」所造成的吸引模式。如果我們一再的要求別人來改變他們的行為,告訴他們應該如何如何做,或是嘗試改變外在現象,這就是跟現實吵架。拜倫凱蒂曾經說過,跟現實吵架,我們每次都輸。

我們可以離開所有讓我們不愉快的人,或是離開所有我們不愉快的環境,幾次下來,我們就會發現,我們不喜歡的情境一再出現在我們的現實裡。

現實是我們的吸引模式所創造出來的。他人與我們的應對,是因為我們的吸引模式。雖然每一個人與我們會有稍微不同的應對模式,但是我們會觀察到,一再發生的不滿的狀況。


所有的投射,都來自於內在『我OS』某個觸點(地雷)。

要在『我OS』找到這些觸點, 是可以從自己與他人應對的反應來觀察到的,主要是要有慾望來觀察到,並且練習「正念」


這是將「自己為自己的生命負責」提升到了生命魔法師的境界。因為當你開始改變自己的『我OS』,你會發現身邊的人與情境,跟隨你的改變而改變。


情緒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統)
以下將簡稱為『情緒OS』


對於生命事件的慣性詮釋,態度,觀點,角度,信念,心態之下的情緒反應。

情緒OS包括:
  • 情感程式
  • 神經情緒網絡(部落格以前稱為腦神經連線網絡或系統
  • 信念系


『我OS』 與『情緒OS』的關係
 


OS

們對於一切大大小小的生命經驗生的不同感受。人的情是非常械化的,針對情境,情緒OS應對的感受

例如:
當別人批我(情境)的候我出)生
當別人比我(情境)的候我出)很不服
我看到人吵架(情境)的候我認同弱者(OS),且(出)憤憤不平。

邊發生的每一件事,『我OS』對應後輸出態度,觀點,角度,信念,心態每一感受自於OS


情感程式

OS所有狀態容我們稱「情感程式」。

謂訊狀態,我可以比喻。電視節目,可以以由發射站從甲地傳到乙地,乙地有接收器,再把這個訊息狀態的電視節目轉換成為可以觀看的電視節目。這個電視節目有故事情節,主角在故事情節裡的情緒感受。我們的情感程式,也是有故事情節,只是它的存在狀況是訊息狀態。


情感程式的特色:

  • 有一個我們認同為自己的故事主角
  • 故事主角的經驗,也就是故事情節
  • 故事主角在經驗裏的種種感受與情緒反應
  • 有時候故事情節可能很長很完整
  • 有時候故事很短,或是毫無邏輯的情緒反應
  • 有時有不同故事的破碎片段糾結在一起(這種通常比較難處理)

這個情感程式的故事內容大綱成為我們的吸引子模式。主角/我們的情緒感受,是推動我們吸引類似生命經驗的動力。


情感程式因為是訊息狀態,所以可以存在我們身體裡面,也可以是在我們的身體外面。目前我們發現最直接的方式是從能量與情緒方面來處理。換句話說,改寫這個情感程式的情緒輸出。

目前宇宙說啥介紹的,平衡情感程式的方法是經脈情緒平衡法。經脈情緒平衡法不是唯一可以處理情感程式的方法,但是是非常簡單並且任何人都可以操作的方法,並且95%的狀況,都可以使用此方法。也有其他方式可以平衡情感程式。請自行於宇宙連結詢問您使用的方法是否有效。


處理目前生命狀況 VS. 處理情感程式


根據Sunny在美國十來年的個案經驗,無論用什麼方法,如果只處理目前生命狀況的情緒反應,用久就會逐漸失效,並且仍然會繼續吸引類似的經驗,下一次仍然會有相同的情緒反應。這是因為沒有問題的源頭處理

原理:當我們發現客廳裡靠牆邊的地上有積水,我們拿拖把把水擦乾了。隔天,我們又看到同樣的地方有積水,又拿拖把把水擦乾。後天,積水又出現。每天都會發現積水。

我們找人勘積水從何處來?發現原來是牆壁裡的水管破裂。那我們就需要把牆壁裡的水管修理好,就會一勞永逸以後不會每天地上有積水。

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處理生命事件當下的情緒,就像是吃止痛藥
停止頭疼,但是並沒有治癒腦瘤(頭疼的原因);或是把地上的積水擦乾,並沒有修理好漏水的源頭(破裂的水管)

當我們使用經脈情緒平衡法平衡訊息場裡的情感程式的情緒反應我們解決了問題的源頭,下次遇見同樣的事件,但不會有同樣的情緒感受,有時也會發現有不同的看法與態度。並且會改善未來吸引力法則的結果。


如何處理情感程式的相文章:




神經情緒網絡
以前在部落格文章稱為「腦神經連線網絡」)


由於我們與外在世界的各種刺激互動,而活化各種不同的大腦迴路。大腦迴路會讓我們產生類似自動回應的結果,造成習慣的思考方式和反應。當外在環境激發我們腦中熟悉的「腦神經情緒網絡」,將會輸出相對應的情緒感受


「腦神經情緒網絡」的特色

  • 自身的生命經驗,無論自己記不記得
  • 原本自身經驗可能當時沒有什麼情緒反應,會因為他人的情緒反應而造成強大的腦神經情緒網絡(社會信念或是訊息場下載)



關聯性「腦神經情緒網絡

例如:

  • 因為小孩常常在麥當勞跟其他朋友或家人玩得開心,到麥當勞就覺得開心,心情不好就想去麥當勞。
  • 慣性思考模式的「我」相當於「我說的話」,所以別人不認同他說的話,就覺得自己不被接受,並且輸出相關的感受情緒(可能是傷心,憤怒或其他)。
  • 兒時爸爸常體罰,對於父親類型能量的人感覺反感。
  • 幼時祖父母很兇悍,面對老的人就覺得某種不舒服的感覺,不想親近。



學習來的「腦神經情緒網絡


我們在看電視看電影,或是在觀察生命裡其他人的行為之後所學習的結果。

例如:

學習來的「腦神經情緒網絡


限制性外的可能
想到鬼就要害怕(看電視或電影)
突破害怕,跟看不見的朋友溝通
伴侶有外遇就要生氣吵離婚
找到對方情緒與需求的癥結,努力改善自己的親密關係
伴侶有其他異性朋友就一定要吃醋
跟伴侶的異性朋友做朋友


訊息複製的「腦神經情緒網絡

胚胎時期在母親腹中,已經在下載母親所有懷孕時的經驗與感受。

幼兒時生命經驗裡,身邊的人的平日應對,無論是家人恩愛的經驗,或是吵架的經驗,幼兒都會下載。尤其當幼兒正在積極架構「我OS」的過程,常常會把「我」跟其他的感受與情緒連成「神經情緒網絡」。這種狀況,就是「我的存有」等於是腦神經情緒網絡的感受。


例如:
  • 媽媽看到蟑螂驚恐尖叫,孩子看到蟑螂也感受到驚恐尖叫。
  • 例如父母溝通不談心,很表面化的溝通方式,孩子長大後也是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伴侶。
  • 嬰兒的大腦在發展『我OS』的時期,複製到家長當時的心態
  • 兒童在發展『我OS』常常在郊外或大自然玩,沒有家人的限制,所以『我OS』有一個區塊的自我是很自在。



反射反應區「腦神經情緒網絡

若腦神經情緒網絡連接到大腦的反射反應區,這些情緒或肢體反應就會相當強大並且無法控制。常常一個眼神,一句話,或是一個小的攻擊動作,會引起極強烈並且完全無法控制的反應。常見的就是創傷症候群。

例如:
  • 創傷症候群的人遇見有人不經意的身體接觸,可能會無法控制地出現暴力動作
  • 在前線戰場的軍人,退役後,很容易被大聲音嚇到。



 如何療癒調整「腦神經情緒網絡」?


「腦神經情緒網絡」是一個3D實體的大腦腦細胞架構。當我們的大腦把幾件事聯想在一起,處理單一事件的大腦細胞群開始與其他單一事件的細胞群一同發電。常常一起發電的細胞網絡就越來越大,越強烈。這個系統的重整,必須使用與腦神經發電方式相關的療癒方式,才能夠化解原來的細胞網絡。任何再強力的能量療法,對於「腦神經情緒網絡」的影響,將會小之又小,近乎無效。

坊間的EMDR,以及Bio lateral 音樂是目前化解「腦神經情緒網絡」相當有效的方法。


操作細節請閱讀相關文章

從 Sunny 的經歷簡介創傷症候群 PDST-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目前宇宙說啥團隊接受宇宙訊息,正在研發比EMDR以及Bio lateral 音樂更實惠更有效的「腦神經情緒重整」APP(Neural Emotional Restructuring, NER),搭配神聖幾何視覺化與交叉聽覺的方式來重整腦神經情緒網絡。將在短期內推出,敬請期待!




信念情緒系統

信念情緒系統在實質上,是當某個信念被觸發的時候,有非常強烈的情緒反應。

實質上,此信念有「情感程式」在支持它的存在,或是有「腦神經情緒網絡」支持他的存在。或是兩者皆有。


處理的方式,有情感程式的,就用上述處理情感程式的方式來處理。

有「腦神經情緒網絡」的,就採取化解「腦神經情緒網絡」的方法。


架構新信念的重要性


信念情緒系統在處理完「情感程式」與「腦神經情緒網絡」之後,一定要架構新的信念,也就是在『我OS』裏架構一個新的信念。否則有可能感受到情緒默然(失去重心的感覺),或是逐漸回到原有的操作模式。

每個信念,以及每個人架構新信念的方法都不太相同,在宇宙說啥沒有辦法給予按部就班的步驟。


以下為一些步驟供您參考:

與內在的小我對話,說服自己
使用不同的角度與觀點
擴展高角度的觀點,或使用宇宙觀
理解平行宇宙的現象,容許不同層面的實相共存 參考文
積極地視覺化,做觀想,創造新的OS
與他人談話,從他人的經驗獲取智慧


系統性療癒的重要性

筆者要在這裡提出一個很重要的點,『我OS』在經過「情感程式」的療癒方式之後,如果有腦神經情緒網絡需要處理而沒有處理,或是沒有建立新的信念,會有下列幾種副作用:


  • 逐漸失效回到原有「情緒OS」。
  • 「我OS」會出現操作失常的狀態,高低起伏非常明顯。
  • 情感程式平衡之後,會感覺到情緒很好。但是在與人相處的狀況,「腦神經情緒網絡」被觸到,會有很激烈的反應。
  • 沒有架構完整新的信念之前,覺得空洞。



所以在做自我療癒的過程,我們是需要有很強大的意願,徹底的執行力,也需要一些時間。


情緒上癮

一個人的情緒反應,下丘腦(hypothalamus)釋放特定的情緒胜肽(emotional peptide)到血液中,像鑰匙一般,與細胞表面對應的接收器結合。

慣性的情緒,引起神經網絡連線反應,同一種情緒胜肽長期地餵養細胞,細胞在每一代更新(21天)後,長了更多同一種情緒胜肽的接收器,而淘汰了不使用的情緒胜肽接收器。慢慢地,細胞對於這種情緒形成極度的依賴性,而對於其他種類的情緒胜肽毫無反應。這就是情緒上癮的生化作用。

當我們做了系統性的情緒OS跟療癒與重建,我們突然缺少這個慣性的情緒,便不自覺的尋找能引發這種情緒的情境或人事物,讓下丘腦釋放所需要的胜肽,不斷地來餵養細胞。

情緒上癮的狀況也會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療癒與重建之後,多做內觀,觀想,視覺化,當覺察『我OS』有出現高低起伏的狀況,記得提醒自己靜下來,深呼吸,練習正念,心裡接納這些情緒,並且換個心情去感受這些情緒,不要批判自己的情緒,也不要再去批判現狀或是他人,否則我們又會創造新的負面『我OS』。畢竟,靈魂投胎來做3D實體的人類,感受情緒是人類獨特的經驗。情緒上癮的適應期,是程度不同而長短不同。一般來說,3-6個月可以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