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utake [Audio]

USAComment.com
Zicutake USA Comment | Search Articles










Zicutake Formation University:

USAComment.com | Search Articles of Onion.to
Search Articles of Onion.to:

Shorten that long URL into a tiny URL:
Example, enter the url: http://zicutake.usacomment.com = Tinyurl.com/hox5dyn


USAComment.com | TALK

 
Tweets by Zicutake


SEND YOUR HISTORY:

Contact Us

Tuesday, October 31, 2017

【本傑明·富爾福德】 2017年10月30日 新聞快訊

Is Donald Trump too scared to name George Bush Sr. 
and P2 Freemasons as Kennedy assassins?
Benjamin Fulford, 30 October, 2017

特朗普是否害怕爆出刺殺甘乃迪的幕後真兇?
本傑明·富爾福德 2017年10月30日 新聞快訊


U.S. Corporation President Donald Trump last week announced he would release all records related to the assassination of President John F. Kennedy, 「other than the names and addresses of any mentioned person who is still living.」In other words, it appears he is too scared to mention the involvement of George Bush (Scherf, Pecce) Sr. and the Vatican P2 Freemason lodge fascist New World Order faction.

美國企業政府的總裁特朗普(川普),在上個星期表示將公開甘乃迪遇刺的所有機密文檔。但是,「除了那些仍在世的人名和地址之外。」換句話說,他似乎太害怕了,沒有提及老布什和梵蒂岡意大利共濟會新世界秩序派系的參與。


Pentagon officials, however, say, 「Trump muscled the CIA, Mossad, the FBI, and the Bush cabal to release ALL JFK files, since [then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 Gurion wanted JFK dead, and the same perps also did 9/11.」

然而,五角大樓的官員們說,「自以色列總理本雅明想要刺殺肯尼迪,同樣的也涉及911事件。從那時起,特朗普便強硬的迫使中情局、摩薩德、聯邦調查局和布什陰謀集團等,釋放所有甘乃迪文的機密件。」


These are the people who aim to create a world fascist government controlled by members of European royal families who claim descent from the Caesars and from King David, as revealed by forensic research over a period of many years.  This research, including meetings with many members of this family group, has led us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se are the real 「elders of Zion.」

這些陰謀集團的目標,是建立一個由歐洲王室成員控制的世界法西斯政府,他們聲稱從凱撒和大衛王的後裔中繼承了王位,正如研究人士多年來所揭示的那樣,這項研究包括與該家族成員的許多成員的會面,使我們得出結論,他們是真正的「錫安長老。」


Thanks to the confessions of Benjamin Freedman…

多虧了本傑明.費曼(Benjamin Freedman)的自白...

http://www.sweetliberty.org/issues/israel/freedman.htm


and others, John F. Kennedy became aware of a plot to start World War III, wipe out 90% of humanity, and turn the rest into slaves.  The Zionists very nearly succeeded in accomplishing this by triggering all-out nuclear war during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  That is why Kennedy decided to take away their main source of power—the ability to create money out of thin air.

而另外,甘乃迪意識到有人欲發動三戰以消滅90%人口,再把其餘生還者變成奴隸的陰謀。在古巴導彈危機期間,猶太復國主義者幾乎成功地發動了全面的核戰爭,這就是肯尼迪決定從他們手中奪走主要力量的原因--憑空狂印鈔票的能力。


George Bush Sr. (whose real family name goes back through Sherf and Pearce to the Roman aristocratic Pecce name) and the Zionists had Kennedy assassinated in order to prevent the nationalization of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老布什(他家族真正的名字是Sherf和Pearce,可追溯到羅馬Pecce貴族)和猶太復國主義者,為了阻止美聯儲的國有化而暗殺了肯尼迪。


These people are still in control of the creation of U.S. dollars, Euros, and Japanese yen out of thin air.  Their main instrument of power in the U.S. these days is still the Bush/Clinton/Rockefeller Zionist Federal Reserve Board, truth researchers agree.

這些人仍然控制着美元、歐元和日元的憑空印錢。事實上,他們在美國的主要權力工具仍然是布什、克林頓和洛克菲勒的猶太主義美聯儲。


A very interesting example of how these gangsters distribute their fiat money can be seen in the article at the link below that shows how the rise in Amazon share prices matches the rise in central bank money printing and moves in the opposite direction of actual Amazon results.  There can be little doubt that Jeff Bezos is now 「the world’s richest man,」 because he has been selected as a premier distributor of fiat money.

一個很有趣的例子是,這些匪徒如何分配他們的法定貨幣,在下面的鏈接中可以看到,這顯示了亞馬遜股價的上漲與央行貨幣印刷的上升相匹配,並與亞馬遜實際結果相反。毫無疑問,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現在是「世界首富」,因為他被選為「虛假貨幣(美元)」的主要分銷商。

http://www.zerohedge.com/news/2017-10-27/amazon


Forensic research has shown that most (if not all) major listed corporations are controlled, via hedge funds like Vanguard, BlackRock, State Street, Fidelity, etc., by this family group, known now to many as the Khazarian mafia.

據學者研究顯示,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主要上市公司都是通過對沖基金,如先鋒(Vanguard)、貝萊德(BlackRock)、道富銀行(State Street)和富達(Fidelity)等,通過這個家族集團,現在被稱為「可薩暴徒」。


In Japan, this writer has identified the quislings used by the Khazarian mafia, thanks to testimony by assassins formerly in their employ here.  These people are now vanishing one by one as their former hitmen turn on them, the assassins say.

在日本,本筆者已確認了可薩暴徒的走狗,這要歸功於他們在這裏所僱傭的刺客的證詞。暗殺者說,這些人現在正一個接一個地消失,因為可薩暴徒的前殺手掉頭對付這些走狗。


The quisling politician Seiji Maehara played a key role in the recent theft of the Japanese election by Khazarian mobsters led by Rothschild agent Michael Greenberg and Barbara Bush cousin Richard Armitage.

在最近的一次日本大選,是由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代理米高.格林伯格(Michael Greenberg)和芭芭拉.布什(Barbara Bush)的表弟理查德.阿米奇(Armitage)領導的可薩暴徒陣營,竊取日本的大選成績。


Maehara is the son of the North Korean agent Son Tae Chuk, also known as Daisaku Ikeda.  Ikeda for years was the absolute ruler of the Soka Gakkai Buddhist lay group and controller of the Komeito political party, whose duped members are crucial to maintaining Khazarian control of Japan.

前原誠司(Maehara)是朝鮮探員Son Tae Chuk的兒子,也被稱為「池田大作(Daisaku Ikeda)」。多年來,池田一直是創價學會(Soka Gakkai)佛教組織的絕對統治者,也是公明黨(Komeito)的控制者,其被騙的成員對維護日本的可薩暴徒控制權至關重要。


Ikeda has been in a vegetative state (probably dead) for several years, so Maehara is effectively in charge now, even though he ostensibly belongs to a different political grouping.  White Dragon Society (WDS) sources in Japan say Maehara regularly walks into the U.S. embassy in Tokyo and is never asked to show any ID.

多年來,池田一直處於植物人狀態(可能已掛掉),因此前原誠司現在是一個有效的負責人,儘管他表面上屬於一個不同的政治集團。日本白龍會消息人士說,前原誠司經常進出美國駐東京大使館,而從未被要求出示任何證件。


The Khazarians stole the Japanese election because the Party of Hope led by Koike Yuriko was planning to nationalize the Bank of Japan, say sources close to the Japanese emperor.

據接近日本天皇的消息人士說,由於小池百合子(Koike Yuriko)領導的希望黨(Koike Yuriko),計劃將日本央行國有化,為了保護自己,可薩暴徒不得不在選票中使詐,以讓安倍連任。


With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cheduled to visit Japan November 5-7, 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 the employer of Greenberg and Armitage) had big meetings this past weekend in Tokyo to discuss what agenda they were going to present to Trump.

美國總統特朗普計劃於11月5日至7日訪問日本,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格林伯格和阿米奇的雇主)於上週末在東京舉行了大型會議,討論他們將向特朗普提交的議程。


Prior to this gathering, CSIS sent the chief agent to meet with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White Dragon Society. At that meeting, a CSIS official personally disapproving of Armitage said that Philippine President Rodrigo Duterter had sent him to investigate the mysterious Dr. Michaela Meiring, who had both legs bombarded in Davao, Philippines, when Duterte he was the mayor. The officer said Van de Meer believed the bomb had been set by Duterter, who he believed was working for George Bush's senior. The CSIS official replied that Duterte had denied any involvement in the bombing.

在這次會議之前,CSIS派出一名高級代理會見了白龍會的代表。在會議上,一名CSIS官員表示反對阿米奇。他說,在菲律賓達沃,菲總統杜特地派他去調查神秘的米高.梅爾博士(Michaela Van de Meer)時,他的雙腿被綁上炸彈,爆炸導致殘廢,當時杜特地還是一名市長。他認為炸彈是杜特地設置的,他相信杜特地是為老布什賣命的。CSIS官員說,杜特地否認參與了該次的炸彈事件。


When asked what Van de Meer was doing in the Philippines, he was told he was looking for gold. Van de Meer represented what was called the "family" and needed gold in order to avert bankruptcy.

當被問及梅爾博士在菲律賓做什麼時,他被告知他正在尋找黃金。梅爾博士代表所謂的「家族」,需要黃金來避免破產。他所指的「家族」正是可薩暴徒。


The "family" he was referring to was none other than the people claiming to descend from King David, the Khazarian mafia.

要了解可薩暴徒所面臨的可怕處境,只需看看圖表中所報導的世界債務狀況就知道了。

http://www.zerohedge.com/news/2017-10-28/visualizing-63-trillion-world-debt


What it shows is that the G7 nations controlled by the Khazarian mafia control 64 percent of world debt. Only Japan and the US Corporation account for 51% of world debt. Most Asian creditors in the Khazarian nations ask for gold payment, which Khazarians have finished.

它所顯示的是,由可薩暴徒控制的G7國家,控制了64%的世界債務。而日本和美國公司佔世界債務的51%。現在,可薩暴徒的大多數亞洲債權人都要求支付黃金,可見他們的帝國已完蛋。


The Khazarians gained time in 2001 by exploding the World Trade Center and the invasion of Iraq in order to steal the oil to use to pay their debts.

為了盜取石油以償還債務,在2001年爆發911和後來入侵伊拉克事件,可薩暴徒贏得了時間。


This time the Khazarian hysteria Zionists are desperately trying to get out of payment obligations by fixing an Armageddon event using North Korea, which is why it was so important for them to steal the Japanese elections.

這一次,可薩暴徒歇斯底里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拼命想要擺脫支付義務,不惜用朝鮮核威脅來抵抗他們的末日,這就是他們竊取日本選舉的重要原因。


That is why it is crucial that Donald Trump should not be deceived by a fake story of "North Korea's threat" when he comes to Asia next week. Donald Trump has already been deceived by the story of "victims of North Korean abduction."

這就是為什麼特朗普下週到亞洲訪問時,不應該被一個虛假的「朝鮮威脅」的故事所欺騙。他已被「朝鮮綁架的受害者」的故事所欺騙。


For example, the Khazarian mafia is revealing the story of the 13-year-old Megumi Yokota who was kidnapped by North Korea (in 1977) and regularly their parents go to the TV with tears for their "missing daughter".

例如,可薩暴徒講述了一個13歲的小野洋子的故事,他在1977年被朝鮮綁架,她的父母經常為「失踪的女兒」帶着眼淚出現在電視上。


In fact, Megumi became the mother of North Korean dictator Kim Jong Un and her parents regularly had secret meetings with her and their grandson Kim Jong in Moscow and Ulan Bator in Mongolia to the Japanese military intelligence service, Rothschild family members and others.

事實上,小野洋子是金正恩的母親,金正恩的外祖父祖母以及他母親,經常在莫斯科和蒙古的烏蘭巴托(Ulan Bator)與日本軍事情報局、羅氏家族以及其他人舉行秘密會議。


The Japanese puppet regime, just stole the election, began obediently shouting about the "North Korean threat" as ordered by Khazarians slave masters. Yamaguchi-gumi killer "Mr K" told me last week that his predictions of a natural disaster in Japan during the election period were based on Khazarian threats of triggering earthquake weapons to ensure Japanese obedience to their rule.

在日本選舉中舞弊的傀儡政權,開始乖乖地高呼「朝鮮威脅」,都是可薩暴徒奴隸主所下令的。上週,山口勇(Yamaguchi-Gumi)殺手「K先生」告訴我,他認為日本選舉期間發生的自然災害並不是巧合,而是一個對日本的人為威脅,即觸發地震武器,以確保日本人對他們服從。


Mr. K said that earthquake weapons are not a one way street and that a sudden swarm of earthquakes in La Palma, one of the Canary Islands of the Atlantic, threatened a 100-meter-high tsunami against the US eastern coast and Southern Europe last week. It was said to him that that was the real reason the Khazarians had made use of their earthquake weapon.

K先生說,地震武器並不是單向的,上週,在大西洋的加那利群島之一的拉帕爾馬發生了突然的地震,引發100米高的海嘯威脅着美國東海岸和南歐。有人向他爆料,是可薩暴徒使用他們的地震武器所致。

http://www.independent.co.uk/travel/news-and-advice/canary-islands-volcano-eruption-tsunami-warning-cumbre-vieja-tenerife-a8018776.html


As long as the situation in North Korea is under control, this time the world has a real chance to see it once and for all these Khazarian criminals. In a hint that could happen, a WDS source in Canada says, "In the next eight days, Canada, Europe, Japan, America and the United Kingdom will host all central bank meetings. Something is ready for sure." This could be the end of credit authorization, which is inevitable. When exactly that happens, however, we will see it.

只要朝鮮的局勢得到控制,這次全世界就有機會看到這些國家的罪犯。加拿大白龍會的一位消息人士說,在接下來的八天裏,加拿大、歐洲、日本、美國和英國將主持所有央行會議。事情已經準備好了。這可能是信貸授權的終結,這是不可避免的。當要發生的時候,就必然會發生。


In any case, the rule of the Mafia's mafia in the Middle East, and with it and petrodollars are falling apart. In Iraq, Mossad's property, Massoud Barzani, "was seized by the owners because the Kurdish people turned against him to serve Israel," Pentagon sources said. Russia has now taken control of the Kurdish gas pipeline in the Mediterranean and could break the oil supply to Israel, sources add.

無論如何,可薩暴徒在中東的統治,以及它和石油美元正在分崩離析。五角大樓消息說,在伊拉克,摩薩德的財產馬蘇德.巴爾扎尼(Massoud Barzani)“重新回到原主手上,因為庫爾德人反對他為以色列服務。”消息人士稱,俄羅斯已控制了地中海的庫爾德天然氣管道,並可能切斷對以色列的石油供應。


The Saudi Arabian Khazarian slave state is desperately trying to show a moderate face, and seeks investors, while the money from selling oil continues to decline. But as long as the Saudis do not learn to work really and do not rely on foreign servants, they will have no interest in their plans.

美國的石油奴沙地阿拉伯正拼命的表現出友善的面孔,並尋求投資者,因為出售石油的錢仍在繼續降低。但如果沙地不學習認真的工作,仍然依賴外國,投資者就不會對他們的計劃感興趣。


In the United States, Khazarian depuration continues to unfold. This was seen last week when Donald Trump and Steven Bannon took hold of the Republican Party with the outbreak of anti-Trumper senators Bob Corker, Jeff Flake and Luther Strange, who were backed by US Senate Majority Leader Mitch McConnell and the GOP (republican) establishment.

在美國,可薩暴徒的淨化繼續展開。上週,特朗普和史蒂芬.班農(Steven Bannon)在共和黨內部控制了反特朗普陣營的鮑伯.寇爾克(Bob Corker)、傑夫.弗萊克(Jeff Flake)和盧瑟.特蘭奇(Luther Strange),他們都在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和共和黨的支持下和特朗普對着幹。


In addition, khazarian outbreaks in corporate media continued last week with the launch of NBC's Mark Halperin by the Washington Bureau of the prosecution of sexual harassment. There will be much more to the current one, such as Hollywood and corporate media groups, now out of the Khazarian control, promising the Pentagon and agency officials.

此外,在上週,可薩暴徒的企業媒體持續失控暴走,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大爆馬克.哈爾佩林(Mark Halperin)「性騷擾指控」的新聞。類似的情況將會有出現更多,比如好萊塢和企業媒體集團現已脫離了可薩暴徒的控制,並向五角大樓和政府機構效忠。


The Pentagon sources also received the following comment on the new government in China: "[Anti-Corruption Car] Wang Qishan has created many enemies and may depart from the board of constant politics, so a new type of Zhao Lei can eradicate corruption, but he still Xi's financial type and return channel for Trumpa because he owns so many real estate in the US. "

五角大樓也對中國政府新內閣作出評論:「由於王岐山樹敵太多,可以被中央政治局永久性的拋棄,以讓年輕的趙樂際可以繼續打擊貪腐,但他仍然為特朗普提供金融類型和回報渠道,因為他在美國擁有如此多的房地產。」


The new Permanent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Politburo has two representatives of the faction of Shanghaidalla part of Jiang Zemin, two by the Guangdong faction of Hu Jintao, and three by the North Division of Xi Jinping. This means that at least two of the major power centers have to sign important decisions and no single faction can exercise dictatorial control.

新的中國常設委員會有兩名來自上海江澤民的代表,兩名來自廣東的胡錦濤,還有三名來自習近平的北方派系。這意味着,至少有兩大權力中心必須簽署每一項重大決定,而任何派系都不能實施獨裁控制。


This Chinese group will discuss how to improve the governance of the world, with Russian Orthodox Christian power symbolized by President Putin, and the US nationalist stratocracy (military government) symbolized by Trump. If the world is lucky, many big and good decisions will be made when Trump visits Asia from November 3rd to 14th, 2017.

這個中國組織將討論如何改善世界的治理,俄羅斯東正教的權力象徵着普京,以及象徵着美國民族主義的特朗普軍事政府。如果世界是幸運的,那麼當特朗普在2今年11月3日至14日訪問亞洲時,將會做出許多重大而明智的決定。



SOURCE:
https://benjaminfulford.net/2017/10/30/donald-trump-scared-name-george-bush-sr-p2-freemasons-kennedy-assassins/

覺醒大勢頭 翻譯

Attacking Christianity, but Protecting Judaism

A group calling itself the American Humanist Association (AHA) got irate that a cross was sitting on a govt WW I veterans cemetery, filed suit to have the cross removed and has won. Here's the details...
Appellate Court Rules Maryland Cross Unconstitutional

(Washington, DC, October 18, 2017)—A federal appellate court ruled today, in a case brought by the American Humanist Association (AHA) and three of its members, that a large Christian cross on government property in Bladensburg, Maryland, violates the US Constitution. The ruling by the Fourth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 overturns an earlier decision by a federal district court upholding the cross.

“The court correctly ruled that the cross unconstitutionally endorses Christianity and favors Christians to the exclusion of all other religious Americans,” said Monica Miller, senior counsel from the AHA’s Appignani Humanist Legal Center.
So crosses are VERBOTEN, yet...

..this is OK to be displayed on public property. Any questions?
Being as they are SOOOO concerned about religious symbols on govt property, I wrote to AHA and asked them to file a court case against the large Menorah that is erected on the WH lawn each year. Here's the plea:

The large Menorah that is erected on the White House lawn each year is a viol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effectively endorsing one religion over the others.

I would like to see AH file a court case against the USG for this gross violation and if you do, I could help with some money.


Seriously doubt they reply.

Out of curiosity, used their search engine and typed in the word 'Menorah.' NOTHING came back. Typed in 'CROSS' and 43 pages of law suits they've filed against crosses came up.

Gosh, what a surprise.
Christian Christmas Symbols Outlawed– Jewish Menorahs Erected — The Jewish Takeover of America!

Nothing that better illustrates the Jewish extremist takeover of America than the triumphant Jewish War on Christmas!

Jewish organizations have been the leaders of the legal fight to ban Christian Christmas symbols from American public life. The largest Jewish organizations in America such as the 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 has financed and sponsored numerous lawsuits saying that Christian Manger scenes and Christian crosses cannot be erected on any public ground.

Even though such has been permitted during the entire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y claimed these displays were harmful to Jews. They have also successfully banned Christmas Carols in schools and created the newspeak of “Winter Holidays” instead of “Christmas Holidays.”

With the media overwhelmingly owned and run by Jewish tribalists, and with the American political and judicial system thoroughly run by Jewish money and Jewish influence, they completely banned any Christian Christmas celebration from any public ground and in any public institution.

At the very same time they successfully banned Christian Christmas commemoration, Jewish extremist groups such as Chabad Lubavitch began to put up thousands of Jewish Menorahs up on public ground across America. Including a giant Menorah right across from the White House. It is proudly labelled in the Headlines of CNN and CBS as the National Menorah! Not only would a Christian manger scene or cross not be labelled the National Nativity Scene, such is outlawed in the United States!

What kind of Talmudic logic did our Jewish dominated political system use to justify the placing of Jewish Menorahs in thousands of public places?

They claimed it was simply a secular symbol and not a religious symbol. So, we are told that the oldest symbol of Judaism is not a religious symbol! All this while rabbis perform the traditional Jewish religious ritual of lighting the Menorah. Yet, not a single newspaper or media broadcast dares to point out the hypocrisy of banning Christian Christmas symbols but allowing Jewish religious Symbols and calling the Jewish Menorah the “National Menorah!”

The legal argument was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That even though the vast majority of Americans are Christian and even though Christian Christmas celebrations have been an intrinsic part of American and Western traditions and culture, they must be banned because no religious symbols can be allowed.

Yet, no one can seriously argue that the Menorah is not the oldest symbol of the religion of Judaism just as the cross is the oldest symbol of Christianity.

The lighting of the Jewish menorah on public ground across America is carried out under strict Jewish law, just as it was yesterday in front of the White House on public ground. According to an article in CNN, the 30-foot menorah stands high enough to be seen from afar, and its height is regulated under Jewish law.

“It’s got to be visible, so it has to be at least two and a half feet off the ground minimum, and not higher than 30 feet, because the rabbinical authorities deem that to be the height at which a person has to crane their neck to see it,” a leading Jewish Supremacist religious leader said.
First official White House Hanukah party held in December of 2001. Guess they were celebrating the Israeli masterminded 9/11 False Flag and all the death and misery to come...for Muslims.

This cult worship costs American taxpayers a lot of money.
Bush continued the tradition of White House ceremonies and receptions for Hanukkah, expanding both the guest list and preparations for the event. For example, after an embarrassing incident in 2004 when non-kosher foods were mixed up with some special kosher foods that had been brought in for the occasion, the Hanukkah party in 2005 began the tradition of kashering the White House kitchen so that all foods served at the party would be kosher.[4] According to Rabbi Levi Shemtov, director of the American Friends of Lubavitch and head of the team that kashers the White House kitchen for the annual Hanukkah party, the ovens are first scrubbed clean by Marines or Navy personnel employed by the White House, and are then heated to 500 °F (260 °C) to 600 °F (316 °C) to render them kosher. Servingware – including "hundreds of platters, thousands of pieces of silverware and other small items, and lots of stands and serving pieces" – are also kashered for the event.[1]

TVB五十週年生日快樂之笑談電視業前景

 踏入十一月是俗稱台慶月的日子,1119日是TVB踏入五十週年的大日子,由邵逸夫先生一手創立的電視台踏入半百的年歲,近年TVB的節目雖然屢屢受到不少批評沒創意、膠劇、但依然是全香港最多人看的電視台。特別是有些劇集還是有迴響的,今年的《不懂撒嬌的女人》、《使徒行者2》與《踩過界》還是有好評與反應的,TVB的劇集由早年《龍堂》到《歲月風雲》的合拍到上面三部戲與內地的串流平台合作,劇集有更大型的製作。雖然新對手VIUTV與有線旗下的奇妙電視也有劇集,但主要是集中在韓劇與節目表流於不斷的重播,VIUTV開台初段還有人氣的韓劇《太陽的後裔》,後來的劇集也沒太大反響,清談節目更是沒有太大的特色,雖偶爾有具可看性的節目,如《闔家常識問題比賽》與最近有陳奕迅與著名舞台劇編劇參與的短劇《短暫的婚姻》,但要跟TVB打擂台仍有一定的難度。而英文台VIUTV6一日更播出世界各地的新聞節目,與其要看新聞不如選擇新聞台,再者劇集與節目也時常重播,倒是佔用大氣電波。至於奇妙電視一整個白天播財經,晚上節目也是乏味,這三間電視台說實話只有無線最多元化,今年更推出BIGBIG CHANNEL利用直播視頻讓明星與觀眾交流,當中某些明星藝人更開拓了一筆當KOL與廣告的收入。這個應用程度更榮登下載榜第一,是不是新屎坑三日香就有待驗證,但TVB就一定是香港人最核心的核心的電視台,TVBHappy birthday

 鳳凰衛視與永升亞洲退出申請
   自從政府在一三年發了兩個免費電視牌後,鳳凰衛視作為內地為本的新聞資訊台打算申請牌照,別以為總裁劉長樂與內地有人脈就一切平安,事實上在收費電視上鳳凰衛視就有香港台,但真正受眾不多而已。而最近幾個清談節目被取消,就有政治正確與被黨照肺之嫌。不過最終離不開的是錢,最終以內部問題與公司方向的問題而放棄申請牌照。曾幾何時,劉長樂也曾是亞視的股東之一,與此同時前亞視的主事人,連廁所紙、電梯也要緊縮的邱德根的兒子邱達昌希望重振亞視,與亞視的主理者交涉不果成立永升亞洲,但因為九龍倉的吳光正放棄有線而開啟入股重組的機會,由於在九月份邱達昌已成有線寬頻最大股東,故已沒有成立永升的必要。在短短的八、九月份就有兩個申請者放棄牌照。

王維基的自私與自負
  目前申請電視牌照的只餘下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感覺上王維基是一個自私的人,據一些熟美劇的人所講王維基根本就沒有找相關美劇的機構與人事去做深入的研究,美劇化的目標宏大,結果未開台就先消費員工的夢想。一腔熱血變吐血,不得不解僱員工,另立網購的爐灶。可惜做網購生意也不是很成功。香港電視向廣管局申請牌照也未有交清文件,而相關的電視城計劃也改成網購生意的貨倉,而她在九月中也稱要檢討申請免費電視牌照。而他個人也沾售香港電視的股份,這個「電視夢」很大機會會碎掉。如果做電視的人做得如此不負責任,政府是最不應該發牌給他的。他的無心戀戰、害怕再蝕錢、而電視台也沒法帶給觀眾優質的節目,當中他講過希望拍電影,但劇集質素已經不行,他是不應該再從事娛樂的事業,更何況當初跟他「追夢」的人有部份回去TVB,即使如今香港電視有流動牌照也沒什麼讓人東山再起之感,更何況是成立電視台。


亞洲會永遠都存在
  香港電視業已經不再一樣了,有線在邱達昌的新老闆效應下揚言會裁員,VIUTV與奇妙電視除了重播除了韓劇還有什麼?而VIUTV的節目質素因庫存問題而變得即拍即播,對創意與籌備有很大的挑戰。在這個時代下看電視再不是幾十年前的珍貴而變得廉價,也再沒有即時性的需要,唯獨是好節目會得以傳頌下去。TVB雖然令有些人又愛又恨,但在電視的歷史上還是有它可貴的地方,至少也培養了一代導演與編劇,也不至於是十惡不赦。八月份TVBJ5台改成無線財經台,前身是高清台與J5,成為香港第一個多元化的免費財經台,涵蓋財經資訊、教育與醫療節目,也是今年內的轉變。


  至於,羅琳姐姐語音未落就要滅聲的亞視據稱在年尾復活,以OTT平台翻生,而目前OTT平台眾多,特別是手機平台的應用程式,如何與新的平台競爭是對亞視的考驗。而據報導所說亞視舊廠房已另聘新員工,打算重播《百萬富翁》,其實亞視最大的寶庫是它的片庫,過去的新聞片也在那裡,不知什麼處置了。亞視在香港久歷五十八年歲月,這種的復活未必夠人競爭,也不知會否付費。與TVBMYTV SUPER機頂盒一樣,到底有那些人會付費看免費節目?而且機頂盒的電視台也與坊間大致上的寬頻電視差不多。但既然MYTV SUPER可以生存至今TVB應該也有很多支持者。要TVB走向亞視的命運,暫時它的競爭者未夠班獨大。不過亞洲仍要面對清盤案的官司,對於OTT平台此事當是愚人節笑話,聽過就算,要東山再起除非先人指路。

柯博拉,莎拉博士與不知名光之戰士聯合訪談 (全文) 2017年10月

柯博拉,莎拉博士與不知名光之戰士聯合訪談 (全文)
2017年10月



 *31-Oct-2017 更新下半第二部份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不知名光之戰士)

我們回來了,你現在收聽的是Ground Crew Command電台節目,我是不知名光之戰士,現在節目開始。Michael Salla和Cobra都在線上,感謝兩位先生抽時間到來。因為我們知道現在時間對我們來說多麼寶貴,Michael我想從你開始。我看了你在維加斯的MUFON美國飛碟協會演講DVD,我發音有沒有錯?我一直看你的演說,雖然對我和很多人來說裡面沒有新信息,因為我們一些人已經在這方面有很深研究。我注意到並且很欣賞你的一絲不苟和你對証據的堅持,你逐字地,逐份文件地用幻燈片展示給我們看,我那時才明白星際政治學會Exopolitics Institute是幹什麼的,如果我說錯了請你稍後更正和補充,但我注意到你對你所能找到的証據的強調,使我看到星際政治學會真正地嘗試完美地在3D世界証明ET的存在,讓沒有意識的主流媒體無法否認我們與他們的聯繫。這是像我和Cobra這些網站努力想做到的。因為我們傾向於揭露很深入的秘密,這無法吸引到那些無意識的主流媒體,他們不能突然跳躍到這麼高的意識水平,雖然我們早就知道ET存在這些事情,但我們也知道陰謀集團,NSA在監視我們。多年來我們都知道這些,但當斯諾登和NSA那個派系出現在公眾視野和主流媒體上時,看看那種衝擊仍然是巨大的,即使我們都知道這些。讓無意識的大多數人知道他們的詭計在哪裡,這仍然有很大意義。所以我毫不誇張地說Exopolitics.org以一種我和Cobra都做不到的方式喚醒無意識的絕大多數人,因為我和Cobra說的是非常深入的東西,而你說的是完全是實際的三維時空的証據,你有什麼可以補充一下,告訴聽眾關於星際政治學會和你們的目標是什麼。


MICHAEL SALLA (莎拉博士)

是的,很重要的是我的背景跟Cobra和其他人有很大不同。我在重點大學教國際政治,我在美國。當我接觸到這些資料,進行了盡職調查之後,我發現這是非常真實的,我很興奮因為這是一個新的國際政治,政治學的領域。你知道我很想說服我的同事和學生,告訴他們這些材料是真的。第一次的時候我沒有成功。2001年我在美國大學的一堂課上展示這些資料,我沒有說服任何學生這是真的。實際上這個25人班級,他們是那些自由主義進步派人士,在他們修讀研究生學位前,從衝突解決方面所做的事情看來,他們都有十足的人道主義背景-但25人的班級只有2人認為我所展示的Stephen Greer揭露計劃大會的資料是真的,所以從這裡我看出說服人們有很大挑戰,正如你所說,主流媒體的那種無意識是非常真實的,所以我的網站Exopolitics.org和2005年創立的星際政治學會都在試圖把這些材料開放給無意識的,沒有覺醒的主流媒體,我會繼續說服他們。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對於你把這些信息展示給僵化的左腦導向的學術界,我表示贊揚和尊敬,這絕非易事,我真誠地脫帽致敬。這真的不容易,這麼說可能引人反感但恕我直言,他們是那些最被洗腦的人,他們爬到學術界最高層。David Icke說過陰謀集團以一種嚴格的左腦模式構建學術界是有原因的,這是為了控制。我意思是你一定密切地關注到白帽子拆除陰謀集團對媒體,好萊塢,學術界的控制,根據本傑明.富爾福德的信息甚至還有國家橄欖球聯盟NFL和體育界的控制。我很有信心那些另類媒體,尤其是比較知名的比如Infowars, Daily Caller, Brightbart甚至是Fox...他們都在揭露陰謀集團。如果他們不是那麼忙,並且樂於把廣播時間和注意力放到揭露陰謀集團的事情上,我相信他們會讓你上去做節目,他們希望有像你這樣的人上去,因為你以一種無意識的大眾在3D物質層面都能理解的方式呈現這些信息,當然希望最後美國總統會發佈公告說ET是存在的,這時你猜人們會google搜索誰?他們會搜索像你那樣的網站。對此你有什麼看法,你想過事情會這樣發生嗎。


MICHAEL SALLA

我知道Alex Jones(注:Infowars創辦人)對我公開的那些材料有深入的知識,但我想他也很清楚他的聽眾仍然不太能接受這些,即使是在這批支持者裡,他們知道那些假旗行動,那些戀童和政治精英的貪腐,甚至是Infowars那類接受能力的聽眾,他們仍然很關注這些外星人現象,所以對於如何展示這些信息他非常小心。我知道他請過一些人比如David Icke, Jim Mars上他的節目,但從未鼓勵他們對整個ET的事情說得太深入,盡管他們都有很多知識。Jim Mars最近才去世,但確實我想過將來可能會和Alex Jones在一種聽眾可以接受的框架內談到這些話題。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我想談談Infowars。很確定Alex Jones知道這些情況,包括全體InfoWars的記者。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好消息是-如果有人真的看InfoWars上的信息-我想說的是他們大約三四個月一次報道正義軍....InfoWars有時會試試水溫,看看聽眾對一些秘傳的消息的反應,看看他們的支持者是否做好準備。我想到一個例子是他們揭露過大西洋亞特蘭蒂斯,他們只是說了一下,然後就沒跟進了。如果注意看的話你發現他們會試探一下人們什麼時候做好準備,但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有很多工作,不得不把所有播放時間專注於揭露陰謀集團的日常詭計,所以他們在拼自己的拼圖。Cobra,讓我們談一下歷史。由於我們在覺醒團體中這麼長時間,直到最近一兩年由於Corey或者David Wilcock的信息,我們很多人假設或者認為這主要是蜥蜴人和天龍人的問題。蜥蜴人接管了這個星球,至少在物質層面上,這還不包括以太層和執政官等等。感謝Corey Goode和David Wilcock,他們把這些通俗化了。所謂的pre Adamite前亞當人,這些有著拉長頭骨的巨人,他們是那13個血系家族的祖先,先生們,每個團體什麼時候來到這裡,你們可以從任何團體開始說,Cobra或者Michael。


COBRA (柯博拉)

這些前亞當人,實際上很多人用不同的方式形容他們,這是一個團體的名字,它成立了光明會。這個團體的核心來自仙女座銀河系。我在博客上很多次用一個不同的名字說過這個團體,所以不是什麼新的東西。在過去幾十年它被人討論過很多。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你會給它什麼名字,以便人們有個參考。


COBRA

執政官家族。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執政官家族 ?


COBRA

是的,或者黑色貴族。這是一樣的,同一個來源,同樣的團體。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這些執政官家族他們是否以這種長頭骨巨人的形態轉世到物質層面?


COBRA

有物質和非物質的執政官,那些物質的執政官轉世到某些家族,大多數那些血系家族集中在意大利,所以他們比所有通常的陰謀集團網絡位置更高,他們控制著他們。其中一些血統追溯至羅馬帝國甚至更久遠,比如他們一些人的遺傳血系來自古埃及。基本上同樣的這些家族控制了亞特蘭蒂斯,他們是亞特蘭蒂斯時代的黑魔法師。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所以他們是那些長頭骨前亞當人的後裔?


COBRA

在亞特蘭蒂斯時期,巨人種族比現在常見得多,後來慢慢經過實驗一代一代地遺傳構成發生了轉變,他們的身高下降了,你仍然能在一些古代考古中看到那些巨人的圖片,有著拉長的頭骨,你可以清楚地看到。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基於你的信息,這些人通常是轉世的執政官?是所有人還是其中一部分人..?


COBRA

他們所有人。他們是一個團體,一個非常特殊的團體,他們不與外部世界有太多互動。他們有自己獨特的地方,有自己的行為和思考方式。這是一個特殊人種。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毫無疑問他們善於反社會的藝術,這是我們能肯定的。


COBRA

是的。他們走上了...我會說錯誤的演化道路,因此反社會是他們其中一個主要特征。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根據Corey的信息,他們被追捕了幾次。他們曾住在火星,那裡發生過一場戰爭導致Maldek馬爾戴克,也就是Tiamat提亞瑪特,那個超級地球的完全毀滅。然後他們飛到土星環,他們又被攻擊,然後逃到月球,在那裡建立了一個基地很長時間-有幾十萬年-他們又被攻擊然後來到南極洲,很多人現在知道那裡的故事,他們只剩下三艘船並且墜落在茂密叢林中,我想你澄清或者更正一下這個故事...這發生在五到六萬年前,現在我們又被告知26000年前有非物質的執政官入侵...你能否為聽眾把所有這些聯繫起來,Cobra。Michael如果有任何信息也可以插入討論。


COBRA

有很多波的執政官入侵發生在你提到的那個時間之前。第一波黑暗勢力來到這個太陽系,發生在不到100萬年前,他們來自獵戶座,獵戶座的參宿七人。這些參宿七人其實來自仙女座銀河系,正如我之前所說其中一些執政官已經在亞特蘭蒂斯時期到達地球。他們其中一些人更加是亞特蘭蒂斯的統治者,或者是亞特蘭蒂斯時黑暗社團的統治者。


THE UNKNOWN LIGHTWARRIOR

所以這些最初的執政官,他們在先於26000年前到來?


COBRA

是的,我會說那些最初的執政官差不多90萬年前到來。他們進入這個太陽系,在土星的衛星,在火星上建立基地。這牽涉到一些衝突,因為當時在太陽系有其他團體,他們有自己的利益。他們在月球上建立基地,登陸到南極,最後來到亞特蘭蒂斯。實際上一個團體降落在剛果,一個團體降落在南極,然後他們緩慢地移民到亞特蘭蒂斯,因為當時那裡是熱帶天堂。當然在過去的百萬年,光明和黑暗勢力有著一段動態的歷史,有時贏了有時輸了。直到25000到26000年前,發生了最後的入侵,這決定了過去26000年行星的命運,因為他們實施完全隔離。他們把地球變成一個黑暗星球,所有人只能循環輪回,沒有人能進來或者出去,除了被執政官和Chimera允許的那些人。Chimera大部分時間只是在幕後觀察,他們沒有干涉太多人類歷史。只有在真正打破隔離狀態的可能性出現時他們才會干預。這就是現在發生的事,他們自始都控制著整個故事。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抱歉,你能否重複最後一句?


COBRA

他們一直控制著這整個故事。Chimera集團以前是最高層之一,現在仍然是。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所以大約100萬年裡在太陽系和地球發生了你來我往的戰鬥,但直到26000年前才有一次重大的入侵,我所理解的是一次非物質執政官入侵。


COBRA

這之前有過很多重大入侵但不完全。26000年前的入侵是一次完全的入侵,這是物質和非物質的全面入侵。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好的。天龍人和蜥蜴人,他們什麼時候來到這個行星。


COBRA

執政官和Chimera帶路,他們把蜥蜴-天龍人奴隸從獵戶座帶過來。天龍人就像是中間人,戰略家,軍事指揮官,奴隸所有者...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辦事的人...


COBRA

是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執政官和Chimera在他們上面指揮,發號施令。


COBRA

是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所以過去百萬年來他們都在相似的時期來到太陽系...你繼續。


MICHAEL SALLA

我想補充一下。關於外星人的整個問題我理解的是有三個派別。你知道這只是我的理解,Cobra或者可以談談這裡如何聯繫到一起...但我想蜥蜴人可能是地球上存在最長的生命形態,他們已經在這裡很長時間。你可以看看恐龍,很明顯考古學家多少認可了有智慧的恐龍或者猛龍的可能性,過去幾百萬年這些生命可能自然地在地球進化,我想有充足的理由說蜥蜴人可能是地球上一種有智能的原始物種,後來由於某些原因恐龍滅絕並且有一些大災難發生。我想這是人類外星人出現的那個時間,開始在行星上播種。可能他們修改了行星上一些早期的類人動物,開始多種實驗。Alex Collier和Corey Goode也提到大約50萬年時間裡的22個長期的基因實驗。你知道有很多數據表明曾經有多個ET團體介入。Arthur Horne寫了一本書叫人類的外星人起源Humanity's Extraterrestrial Origins,他探究了不同的ET團體如何在某個時間進行基因干涉,然後最後的那個團體,人們稱之為阿努那奇,或者你可以叫他們前亞當人。但有很好的理由認為這些50000多年前到來的生物扶植了新的統治精英。他們混血並且創造了很多異族通婚的人類,正如Book of Enoch以諾之書所說的,這些人是墮落天使。我想這就是Corey Goode說的那些人,他們來自月球但之前來自火星或者馬爾戴克星,這三個團體為了影響和支配這個行星互相爭鬥。我想人類外星人傾向於在幕後 ,他們對人類基因修修補補,看看我們對蜥蜴人引發的更為公開的衝突如何反應。我同意Cobra所說,這些前亞當人他們有點像統治精英或者至少他們的基因是陰謀集團所分享的。


COBRA

這裡我需要解釋一下蜥蜴人。有不同種類的蜥蜴人。有本土蜥蜴人,它們是地球進化的一部分,而恐龍就是這個本地種群的一部分。它們確實在一次大災難中滅絕但有一部分本土蜥蜴人在行星地下存活下來,他們棲息在很多地下洞窟,沿著地下河流和湖泊居住。大約100萬年前發生一次入侵,隨著執政官家族和天龍星人到來,有很多獵戶座蜥蜴人來到這裡,這些人更加好戰,他們懷著更為好戰的心態寄生在整個地下蜥蜴人群體裡。所以之前就存在的本土蜥蜴人已經變得不一樣,它們接受了這種好戰基因,他們認為這是他們的行星,認為人類是入侵者,這就是蜥蜴人和人類種族的主要衝突。實際上這不容易解決,但最終都會解決,因為現在沒有太多蜥蜴人留在行星,在地表上幾乎是零,在地下有很少。蜥蜴人種族其中一部分將會重組回到光明那邊。它們會變得和平和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但其他的蜥蜴人種族不得到送到中央太陽。這是需要在說明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是的,我們很多人都聽過這種來自蜥蜴人和天龍人派系的抱怨說:不,是我們先來的。他們做他們的基因實驗,正如Corey Goode所說,進行他們自己的偉大實驗。很明顯人類外星人在那偉大實驗之後一段時間才開始。Michael如果你沒有其他想說...


MICHAEL SALLA

我想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蜥蜴人在這個行星幹什麼?我想有很多蜥蜴人變身者shapeshifter在我們中間,這會成為一個問題。當這些蜥蜴人顯露自己時,我們作為一個種族將不得不面對,你知道他們對這個行星有遠古的所有權聲明。他們曾生活在地表,他們將表明訴求說要公開地再次生活在地表,我想人類不得不學習如何和這些異族共存,對很多人來說這將會是真正的挑戰。我同意Cobra所說的,有一些外星蜥蜴人種族來到這裡製造了很多問題。它們是好鬥的帝國主義的種族。你知道人們假設了所有蜥蜴人都像天龍人那樣是野蠻生物,奴役人類。但有一些生活在我們之中的蜥蜴人變身者,當揭露發生時人們不得不適應這些生物將會整合到新社會,新地球。這將不僅僅是人類同類,我們還要面對蜥蜴人,人類和其他外星生物,突然地從陰影走出來說:不用再藏起來了,現在我們就站在這裡,你們人類打算怎麼辦?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這是問題所在,這些蜥蜴人不管還有多少留在物質層面,那些偽裝成人類的不論是通過科技或者通過某種物理方式變身....


COBRA

我需要說一下。不會突然有帶尾巴和會變形的生物在行星上走來走去,但有一部分蜥蜴人種族,蜥蜴人的靈魂轉世到人類身體,所以看起來是一個普通人類,但他的心理構成,感覺,情緒,思想和感知是蜥蜴人的。你可以在雇傭兵那裡找到很多這種蜥蜴人,他們很容易被這類職業吸引。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不管怎樣他們不得不接受事實,如果他們不尊重自由意志,不尊重繁榮與自由,不尊重人類常常做愛等等的習性,那我們不會在乎他們住在這裡多久。他們要麼尊重自由意志並且發展意識和培養心輪,要麼我們將繼續與他們進行戰爭。


COBRA

任何不尊重自由意志的人不得不離開。這裡將成為一個尊重自由意志的行星,不會是一個什麼都能做的實驗,這已經結束了,不會再允許這麼做。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是的,我看不到地表的正面派系-不用說SSP聯盟-更不必說銀河聯盟和球體存有會繼續容忍對自由意志的侵犯。我肯定我們都同意這一點。


MICHAEL SALLA

我能否補充一下?我同意這裡將會是一個自由意志的行星,但我們的行星或者說人類被腦控了,以至於人們有點遲鈍-這是我和William Tompkins談過的其中一個話題-他說美國海軍知道蜥蜴人故意在上層大氣中往居民區,或者在任何有人覺醒的地方噴洒有毒氣體讓人們變蠢,於是突然間人們忘記了那些進步的想法或者他們可能已經開始的實驗。我想當我們開始全面揭露時,這些事情將會停止,一旦那些操縱停下來,那些有毒氣體不再泵進大氣,水和食物時,我想人類就會從長眠中醒來,這時我們才能進入真正的天堂。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Cobra,你從抵抗運動直接收到定期信息。這些在上層大氣撒毒的蜥蜴人或者Chimera黑暗艦隊的飛船,是不是已經有很多被清除了?


COBRA

是的,你看到數字時常改變,這是一種動態。這是一場正在進行的戰鬥,一場戰爭,尤其在近地軌道。這無法被探測到,因為所有飛船都是隱形的,它們的數目不斷變化,因為近地軌道還沒有解放。有一些飛船由天龍人指揮,有一些屬於不同的秘密太空計劃派系,但所有飛船都受Chimera控制。他們主要目標是保護地球隔離狀態,不希望這個行星解放。他們把解放看作一次入侵,把銀河聯盟看作侵略他們星球的入侵者並且干涉妨礙他們統治他們的奴隸。這是他們看待這件事的方式。



* 以下為第二部份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是的。我想談談...把那些正義和邪惡雙方艦隊的事情放到一邊,我想跳到歷史話題。你知道最著名的反對血系統治,反對前亞當人後裔的其中一個事件是美國獨立戰爭,由那些成為國父的正面共濟會成員領導,公開勇敢地對血系統治說不。但有一個沒有被提到,被人遺忘的事情是1640年代英國內戰,奧利弗.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和他的議會派軍隊反抗當時的血系統治,Cobra或許你能回答這個問題。首先克倫威爾那邊的英國內戰,他們是否在幕後受到白色貴族或者正面共濟會的影響,這些白色貴族和正面共濟會與美國內戰和那裡的開國元勛有什麼關係?


COBRA

首先我說一下英國革命。在幕後有一些玫瑰十字會和正面白色貴族的影響。他們確實想結束血系統治,這是他們的目的,但沒有預期的成功。這確實觸發了一些事情。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這場革命確實成功了,但8年後-可能是通過黑魔法,賄賂,暗殺,巫術,詛咒,符咒...他們又回到權力位置並且擁戴另一個-這次是Saxe Coburg薩克森-科堡家族...


COBRA

革命沒有足夠成功,因為這個皇室血系仍然在幕後統治,有時甚至直接統治。這不是光明勢力想要的,所以他們制定了一個更徹底的計劃由某些正面共濟會團體實行,這個計劃在1775年法國開始。這是決定性的一年,因為在巴黎成立了一些共濟會分社,聖日爾曼是這些社團背後的力量。同時本傑明.富蘭克林在美國開展獨立運動,聲明美國憲法。如果憲法能被徹底遵守,這將會把陰謀集團從美國鏟除。這就是陰謀集團對憲法這麼敏感的原因,因為憲法保護個人主權以及以一群有主權的個人為基礎的國家主權。光明勢力這個計劃某程度上取得成功,如果沒有這個計劃我們現在將會是中世紀。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好,這和我的下一個問題很吻合,拿破侖.波拿馬為誰效力? 整個事情是不是一個正面的法國共濟會社真的企圖推翻這些血系在歐洲和全世界的統治,因為他們在其他所有國家都進行殖民?或者他是為耶穌會工作...


COBRA

實際上這是一場耶穌會和羅斯柴爾德家族之間的戰爭,他為羅斯柴爾德工作。羅斯柴爾德雖然為教會效力但也反對教會,他們為耶穌會收集金錢,但他們和耶穌會關係非常緊張,他們有著自己統一歐洲的想法。這是羅斯柴爾德的想法,基本上也是拿破侖想建立的-一個歐洲聯盟,也是一個貨幣聯盟,能夠為羅斯柴爾德聚集財富,這些錢大部分要交給耶穌會,兩者的關係一直很緊張,這反映到拿破侖戰爭中。當然有共濟會社團支持拿破侖,也有其他團體支持耶穌會,這也是一種恆常的緊張關係。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有很趣。正如我們現在知道,他們的歐洲聯盟成功了。


COBRA

我不得不說,光明勢力也從這個計劃中獲得好處,因為歐盟是一把雙刃劍,不全是好也不全是壞。在某些情況下它也能推動成長和發展,但也會被誤用。所以我們看到現在西班牙發生的事情如何變質。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好的。請繼續,Michael。


MICHAEL SALLA

我想說我很喜歡看到像這種三個而不是兩個統治勢力的歷史演變。我想正面的那個團體希望把某些理念或者理想灌輸到人類意識裡,並且與一些天賦異稟的人合作推動這些想法,我想拿破侖是受到這些正面團體的,他們的(民族)自決和共和政治理念的影響,這些思想確實影響到歐洲大陸數以百萬的人。我意思是這就是他能夠取得那些驚人軍事成就的原因,因為他在全歐洲有這麼多人支持,並且他有可能進軍到中東等地。他打到埃及,但保守勢力插手干預,我想從良好的意願看來,他有點高估圍繞自己的力量所以稱帝,他確實走到黑暗一邊,但我想在開始的時候他扮演了一個角色,傳播更為進步的思想和幫助共和政治和自決在19世紀的歐洲和世界各地的起飛。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因為我從這裡那裡都聽說拿破侖是為了推翻這些亂倫王室的統治...你知道他們有些人,如果不是大部分人,都是所謂的前亞當人。說到這裡,我想問你們另一個問題。那13支血系-黑色貴族-是不是失去了對納粹和希特勒的控制?因為我們知道天龍人對納粹的影響。我問這個問題的原因是我們長期以來都認為那三艘前亞當人的飛船-那些長頭骨巨人-在5,6萬年前墜落在南極...我假設這是因為正面的ET在太陽系追捕並且嘗試幹掉他們。我肯定我們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但不是這樣,而是天龍人到處追捕他們...也追到這裡...這是我們現在理解的。那麼這就是兩個負面ET團體以及他們的後代之間長期的激烈較量。所以我向你們提出這個問題,這些黑色貴族,因為他們一開始支持希特勒,他們一開始就資助他,但後來希特勒不同意他們,並且不再按規矩辦事開始印刷自己的貨幣,再後來我們知道納粹秘密太空計劃和天龍人的密切關係,這是兩者合作的地方。我知道這是很冗長的提問-實際情況是不是這樣?這13個血系家族失去了控制權?他們是不是一開始能控制,後來失去了對希特勒和納粹的控制,控制權落到他們的天龍星敵人的手上?


COBRA

情況有點複雜。這不只是關於希特勒,而是關於發生在德國的一切。德國在19,20世紀歷史上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情況。德國統一之前,有一個叫普魯士的國家。普魯士是後來德國的一部分,那個國家有非常強大的工業,非常先進科學化,它是19世紀已經開始的第一個秘密太空計劃的發生地。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你說的是1800年代?


COBRA

1820-1830年,在很早以前一些事情已經起步,這都是秘密的,是軍部的,軍方的秘密計劃,極少數人知道。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所以這甚至早於1871年普法戰爭?


COBRA

是的,在很早很早之前。普魯士軍是當時最先進的其中一支軍隊,昴宿星人看到一個機會引入正面秘密太空計劃的種子,他們用心靈感應接觸很多在德國的人,啟發他們建造自己的太空船。這已經在19世紀發生。當然第一艘原型飛船很粗糙,不能運作。到了20世紀初他們接觸了Maria Orsic,我們都很熟悉Maria Orsic的故事。她是一個媒介,一個管道。她和畢宿五的昴宿星人通靈。她被邀請加入一個叫Thule Society修黎社(又稱圖勒協會),後來叫Vril維爾社(又稱維利會)的組織。這就是德國秘密太空計劃如何開始,以及羅斯柴爾德如果通過希特勒首先滲透那個組織。有一個該組織的人,實際上他是其中一個創始人,他是Rudolph Glauer,他叫自己Baron von Sebottendorff,他和土耳其各個神秘勢力有很深的聯繫,那些勢力-我不會說太多-但從那時以來那些勢力一直操縱著整個故事。後來其中一個(組織創始的)德國人,Karl Haushofer卡爾.豪斯霍弗爾在東方到處游歷。Chimera當然觀察著事情發展,他們看到這個德國計劃有可能導致突破,真的可能造成能夠運作的太空船接觸昴宿星人,進行公開的第一次接觸,這時Chimera決定干預。他們從西藏派出天龍星人接觸豪斯霍弗爾,豪斯霍弗爾隨後回到德國,他和希特勒接觸,這就是greenmen"綠人"如何控制希特勒的,那些是天龍人。希特勒與天龍人簽署了一份協定。當然這不是影響希特勒的唯一團體。羅斯柴爾德和耶穌會都參與其中。你可能知道那個耶穌會大五星集中營,所以每個派系對於那場戰爭會發生什麼都有自己的想法。耶穌會想建集中營,羅斯柴爾德想賺錢,天龍人想通過希特勒控制地球,Chimera想維持地球隔離,昴宿星人也有一個故事。昴宿星人看見所發生的事情,他們希望阻止種族屠殺,在二戰前他們與希特勒簽了一份合約。他們以承諾提供科技作為交換,讓希特勒不要進行種族屠殺,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試圖阻止種族屠殺。當合約沒有履行後他們切斷與希特勒和納粹的所有聯繫。我想這是1941或者1942年,後來天龍星人給希特勒提供科技。所以這實際上是天龍人和銀河聯盟的一場代理人戰爭。經過了這場代理人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銀河系很多地方得到清理。這就像是銀河戰爭的一部分,但發生在行星地球的物質層面。銀河聯盟取得了部分勝利,納粹不得不轉到地下活動,他們一部分人去了南極,部分人通過回形針計劃去了美國,現在關鍵的納粹分子控制著美國。事情就是這樣,他們就是所謂的陰謀集團。他們當然與那些血系家族有血緣關係,很多人屬於或者為那些家族工作。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我明白了。現在讓Michael回答之前,我們姑且說希特勒即使在背後被天龍星人束縛,如果不是完全控制,但也表現得太過獨立。我想知道那13個血系在其中的位置,因為我總是懷疑他們失去了對希特勒和納粹的控制,這時他們開始把資源投入給同盟國-美國,英國,蘇聯-摧毀那些失控的東西,是這樣嗎?


MICHAEL SALLA

你認為希特勒不按那些血系家族為他設下的劇本做事?那些精英,維爾社的實業家把希特勒推上權力位置,覺得他們能控制他。當他們發現控制不了,當希特勒準備開始侵略戰爭時,他們準備推翻他。這實際上有文件記錄,比如Wilhem Canaris,他是海軍上將主管德國軍事情報,連同其他德國實業家準備在蘇台德區危機中罷免希特勒,但猝不及防地張伯倫和希特勒達成了和平協定,這加強了希特勒的實力,所以他在德國政界的地位不可撼動,然後他繼續侵略波蘭和其他地方。但我想因為他的侵略性,以及他按天龍人給他的劇本來做,所以那些血系家族或者修黎社的人們把所有東西投入到南極的項目,送了很多他們的人和資源到那裡下面,讓很多開發工作遠離希特勒,當然也不會分享他們在那裡的先進科技,你知道希特勒計劃把那些科技用於戰爭。所以他們在這個意義上是反對他的,這促使了德國戰敗,但後來納粹通過回形針計劃滲透到美國,在納粹精英或者南極德國太空計劃的合作下,基本上把美國變成納粹第四帝國。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好的,Cobra,最後關於...那13個血系家族-黑色貴族失去了對希特勒和納粹的控制,然後利用美國,英國和蘇聯打敗他。這發生了什麼?


COBRA

我不會這麼看。他們總希望發動一場戰爭。他們想要衝突,因為羅斯柴爾德有利可圖。出於各自的目的每個人都能得到一些東西。他們想要這場戰爭,不會在意希特勒或者納粹會如何。對他們來說這只是衝突的一面。你知道那時美國有工廠為德國製造武器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戰爭的發生是他們的利益所在。當他們看到德國將要戰敗,就翻到劇本下一頁,只需要為德國制定一個投降計劃...讓納粹滲透美國..移除南極最敏感的那些項目,這樣做大家都高興了。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所以黑色貴族,從他們的角度,他們對於希特勒和納粹為天龍人工作不感到緊張?那是他們不知道多長時間的對手。


COBRA

他們不緊張,因為他們有相同的目標,雖然出發的角度不同。就像天龍人和黑色貴族總存在競爭,但這種競爭不是生存問題,他們都是在同一邊。真正的衝突是光明和黑暗勢力之間的。實際上黑暗派系很多時比光明派系更能達成一致。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是的,當符合他們目標時他們經常能一起合作。


COBRA

是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有件事我想確定一下,根據我的理解(猶太人)大屠殺幾乎是耶穌會的一個行動...


COBRA

是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如果是這樣的話,耶穌會把那些屠殺受害者獻祭給誰?


COBRA

他們崇拜一個叫Moloch摩洛神的實體。他們希望建立一個門戶,通過這個門戶他們想把地球轉變為一個黑暗星球。他們想要恢復中世紀黑暗時代。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好的,我們繼續。Michael,關於David Wilcock所說的低級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計劃SSP和美國海軍的角色,你有沒有最新信息?他們都是一伙的,還是說軍工複合體的SSP和美國海軍的SSP是不同的?


MICHAEL SALLA

軍工複合體,或者說空軍管理的SSP和海軍的SSP是非常不同的。空軍的計劃更多地集中在地球監視,鄰近交通的監控,可能還有一些月球或者火星的次要任務,你知道他們坐的是TR3太空船。但我不認為他們有最先進的科技。那種涉及到星際空間運輸載具以及船員20年回退20&back項目的,這是海軍做了幾十年的。但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空軍SSP緩慢的揭露。因為他們覺得隨著計劃被揭露,他們將會得到更多資助,可能還能獲得更好的技術...我相信由於情報信息區隔,空軍SSP的人員不知道海軍獲得了什麼科技。由於軍種對立和信息區隔,他們不相信海軍也有太空計劃。有一種懷疑認為這是真的,一些可信的人已經走出來。最近有一個人剛剛出現,就是昨天,Michael Gerloff第一個視頻採訪已經放出,他是太空陸戰隊成員,他曾在一個20年回退項目裡工作。他和其他現身的20年回退項目人員不同的是他有很多文件。在我和他做的這個系列視頻中,我將會公開更多這些文件顯示出他是一個應該被高度重視的人。我想他是催化劑,鼓勵更多在海軍太空計劃服役過的人走出來,我想這將會導致空軍的揭露要加大一些,因為他們將會意識到他們也是被操縱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高興聽到你在繼續收集証據和視頻証詞。


COBRA

關於這個我有一些事情要說。首先關於那個新的告密者以及他的文件,有一份文件叫Mars GRAM,我想說這個和火星無關。這只是一個軍方輔助的無線電系統。一些業餘無線電愛好者可以用它來支持軍事行動,這和火星沒有關係,我不得不說清楚。還有另一個事情,海軍的SSP以前和現在仍然受到銀河聯盟支持。我會說海軍太空計劃的集中程度比空軍太空計劃高很多,所以這種緊張我會說是Chimera和銀河聯盟的代理人戰爭的一部分。Chimera試圖通過空軍太空計劃操縱故事發展,這就是為什麼空軍現在增加近地軌道的活動以及地球軌道的軍事部署,因為他們害怕隔離狀態的結束。他們害怕銀河聯盟的"入侵"。他們實際上發布了一些相關備忘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低級軍工複合體SSP,我相信這是正面派系控制的,最近是不是建造並且使用先進的太空船與黑暗艦隊和天龍人艦隊戰鬥?比如你們都知道,我想這是2016年1月,黑暗艦隊嘗試從南極起飛,載著相當數量的陰謀集團成員試圖離開這個星球,他們被那些相信是屬於低級軍工複合體SSP的V形太空船攻擊。


COBRA

美國不是唯一有秘密太空計劃的國家,俄羅斯和中國有他們自己的太空計劃。我會說正面聯盟對中國和俄羅斯太空計劃有很多支持。


MICHAEL SALLA

我得到的信息類似。那些在南極對付黑暗艦隊的飛船,他們屬於地球聯盟,俄羅斯和金磚聯盟其他國家對此負責。這些飛船和空軍計劃的非常不同。我會說空軍沒有那種先進科技,與"公司"和海軍已經發展的技術相比,空軍的技術仍然非常原始。但我想指出這次空軍太空計劃的揭露,在今年早些時候已經有了很大轉變。有一份國防情報局的文件,第一次空軍和國防情報局都提到人類外貌的外星人。之前其他的Majestic-12文件從未提及。除了灰人,他們都未曾談到外星人,但現在這份新公開的文件說到特斯拉,又提到人類外星人已經和艾森豪威爾有外交關係等等。我覺得我們正在看到的是海軍推進的揭露和空軍準備要接受這個揭露的一種收斂,這是令人鼓舞的。因為空軍的人開始接受海軍那邊的一些說法。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有趣,這是令人鼓舞的。Cobra我知道你不喜歡說數字和百分比,但我不禁要問你們,關於天龍艦隊和黑暗艦隊剩下的數量,你們有什麼最新信息?就近地軌道來說,他們是否仍然有相當大的戰鬥力?


MICHAEL SALLA

根據Corey Goode的信息,黑暗艦隊數量已經大幅下降,因為這個太陽系的廣泛隔離防止援兵的到來。就黑暗勢力或者羅斯柴爾德能部署的最先進的科技而言,現在只有ICC星間企業聯合集團具支配地位。但他們正在失去權力,2016年南極的事情對他們來說是一次很大的衝擊,出現了不受"公司"或者黑暗艦隊控制的,像他們一樣先進的人類太空計劃。這不是...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這就是我們談到的地球聯盟,是地球聯盟攻擊他們?


MICHAEL SALLA

是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因為這是來自SSP聯盟的信息。你知道之前的太陽典獄長計劃(又稱太陽看守者),所以這是一件大事。


MICHAEL SALLA

是的。海軍的太陽典獄長計劃只是在外太空,他們對地球周圍的事情沒有任何重要角色。空軍才是主要操作方,但空軍沒有技術能對抗ICC或者黑暗艦隊,所以他們來去自如,但現在有了地球聯盟...這個動態就發生了重大轉變。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Cobra繼續。


COBRA

好的。出於顯而易見的原因我不會說任何數字,因為我們不是唯一聽這個節目的人,有一些信息很敏感,但我可以說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注意力放在近地軌道行動上,很多行動將發生在近地軌道,這會變得越來越公開。各個利益集團和派系希望出現在那裡,因為那是行星解放前的最後防線。所以我們在很近的將來會看到許多消息,各個SSP派系將會開始-不得不開始互相溝通,因為越來越多事情已經公開。它們已經被揭露給普通大眾,所以那些太空計劃裡各個位置的人因形勢所迫開始合作,不管怎樣所有這些將成為揭露過程的一部分。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對於現在黑暗艦隊和天龍人艦隊,他們是否仍然是近地軌道和地表的重要力量,你同不同意?


COBRA

我會說部分黑暗艦隊和天龍人艦隊完全在Chimera的控制之下,但數量減少得非常快。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好的,人們會很高興。不是出於恐懼,而是因為事情拖延了好一段時間,人們需要一些鼓舞和動力。現在Chimera是否仍然有相當龐大的艦隊,或者他們只剩下門戶(Portal)能使用,或者他們能嚴格控制天龍人和黑暗艦隊 ?


COBRA

他們在最頂層的位置。他們有一些精英飛船,有一些傳送艙,大概是這些,他們沒有太多。他們傾向於在幕後 ,盡量不直接參與,因為每次他們採取一個行動,做出一些事情,就會暴露自己。他們寧願暴露他們的天龍人手下,讓他們幹臟活。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有道理。你最近的那篇更新提到Chimera集團一大部分,我想一個月前你說剩下80人,然後你在上次更新說他們一大部分已經被光明勢力帶走。如果是這樣,你是否允許說一下最新數字,他們還剩下多少?


COBRA

再次,由於顯而易見的原因我不會說任何最新數字,但我會說最堅強的那些人留到最後,所以我們正在處理一個非常頑強的小團體,他們在科技上處於最高位置,他們總有辦法被處理。但我不會做任何估計,任何數字或者時間範圍。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好。你們知不知道低級的軍工複合體SSP和美國海軍有沒有與銀河聯盟密切或者直接合作? 不必說之前太陽典獄長SSP聯盟。


COBRA

我可以說一下昴宿星艦隊。昴宿星艦隊直接與普京和俄羅斯高層軍事官員接觸。這是現在唯一有直接溝通渠道的國家,也有一些與中國接觸的計劃,但美國的情況有點困難。因為所有團體都有太多滲透,所以昴宿星艦隊很小心。他們有時會給某些做得過火的派系發去警告信息,目前只能這樣。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好。Michael請繼續。


MICHAEL SALLA

根據William Tompkin的信息,他說歷史上Nordic外星人(注:外貌像北歐人)和海軍有過非常緊密的合作,現在Nordic人正幫助海軍開發新一代太空戰鬥群。目前有8個太空戰鬥群是海軍太陽典獄長計劃的一部分。這些是在1980年代開發並且已經被翻新,但全新一代的正在建造,計劃在2030年代部署。海軍和一直幫助他們的Nordics人全面合作建造,所以我覺得那種關係非常密切。空軍一直和蜥蜴人,灰人,第四帝國合作,所以那是更有限的計劃,限於地球行動。我同意Cobra所說普京和這個Nordic團體有合作。他也被給予先進科技,這就是為什麼地球聯盟能同時開發出"公司"在南極地下秘密發展出來的一樣的先進科技。


COBRA

我需要澄清一下。昴宿星人從1950年代開始和海軍SSP有強大的合作,直到1996年。當時的執政官入侵使得那個聯係中斷。他們現在有某種溝通渠道,我不會談到他們是怎麼做的,但他們有方法把信息提供給海軍內部的某些人,但這條溝通連接是不同的,和以前的不一樣。現在他們正面影響海軍SSP的方式和以前不同。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我知道人們對於銀河聯盟,美國海軍那些指揮架構很好奇,你提到SSP聯盟和低級的軍工複合體SSP基本上是空軍指揮。至於說空軍和海軍的SSP,他們仍然獨立運作還是一方影響另一方?


COBRA

正如我所說海軍SSP接收來自昴宿星人的信息和銀河聯盟的指引,但不是直接的,不是一種指揮結構,更像是一種靈性指導。空軍更多是在Chimera的網絡裡。很多剩下的Chimera成員在美國空軍內部,也在其他國家的軍隊裡,你甚至能在中國和俄羅斯找到他們。你需要知道...指揮系統更多是直接從Chimera到達某些空軍高層官軍。更多是一種直接的指揮結構。當然灰人,蜥蜴人,天龍人過去更多地參與那些計劃,但現在隨著他們的人數減少,他們的權力也在減少。在空軍裡這更像是從Chimera到軍方高層的一種直接權力傳輸。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有趣。...抱歉,Michael,你繼續說。


MICHAEL SALLA

我同意Cobra,我想補充和強調之前說的,在空軍SSP裡有最新發展,通過今年早些時候公開的國防情報局的文件,這個關於人類外貌外星人和空軍有過合作...有過外交關係的新故事正在顯現。他們正在展現這個新故事,在空軍內部有人認為隨著揭露的進行,人類外貌的外星人擺在我們面前……整個外星人入侵的劇本似乎不太可能會成功,所以他們繼續這個人類外貌外星人的揭露過程...問題在於空軍打算和梵蒂岡與耶穌會合作,揭露一個人類外貌的外星人團體,這是一個正面或者不是正面團體?Corey Goode認為梵蒂岡準備揭露一個屬於銀河聯盟的人類外貌的外星人團體。我懷疑這是不是真的,但我想這是一個可能性。


COBRA

我會說昴宿星人和銀河聯盟不會這麼做,他們不會通過梵蒂岡和人類對話。梵蒂岡當然需要或者將會支持全面揭露,因為他們不得不這麼做。但我會說正面的外星種族會以任何方式接觸任何人,因為他們想看到這個行星解放,所以會對各行業的人進行心靈感應或者能量接觸,當時間到來的時候他們會進行物理接觸。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明顯我們要死死盯著梵蒂岡,我肯定那種計劃是存在的...就是你說的那個。我想問的是空軍對於梵蒂岡和那些操縱者有多少了解?


MICHAEL SALLA

在這些問題上梵蒂岡和空軍合作了很久。你知道梵蒂岡是低級SSP融資,黑預算洗錢和現在很多違法勾當的一股關鍵力量。梵蒂岡也和空軍分享科技,比如可以看到未來的Chronovisor技術。Pellegrino Ernetti神父寫了一本書叫The Chronovisor,他描述了梵蒂岡如何開發這種Chronovisor技術。Andrew Basiago說他看見Ernetti神父受到CIA的尊敬,因為他在梵蒂岡與CIA分享這項科技的過程中扮演了一個角色。所以梵蒂岡和空軍已經密切合作了很長時間。所以我覺得梵蒂岡和空軍批准公開一種人類外貌的外星人作為揭露過程是有可能的。不管這是一個正面團體還是假冒,這是我們日後需要搞清楚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是的,這是我們不得不注視的,因為我不是太相信耶穌會。


COBRA

我需要說真正的揭露不會通過梵蒂岡進行,這不會發生。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我們知道有不少派系參與,感覺就像銀河系大部分代表都在這裡,更不用說地球上的那些正面和負面的團體,事情非常複雜。我肯定很多正面的派系可能想合作或者迎合梵蒂岡,但其他的派系對於梵蒂岡和耶穌會退避三舍,考慮到他們的歷史這是可以理解的。我們最好繼續下一個話題。五角大樓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Dunford鄧福德將軍是不是負責,或者控制低級軍工複合體和海軍的SSP?


MICHAEL SALLA

不,他們沒有真正的影響力。我意思是參謀長聯席會議只是一個行政機關,沒有任何有效控制。在這個行星上美國擁有十個作戰司令部,參謀長聯席會議一個都控制不了...他們直接向國防部長和總統匯報, 所以參謀長聯席會議沒有控制空軍SSP或者海軍SSP。兩個太空計劃裡面的人只能接觸到有關部分,知道自己需要知道的,空軍和海軍都為此制定了有效政策。William Thompkins提到海軍每年在聖地亞哥地區舉行西部會議,他們會分享很多想法和意見,這些意見多少會進入海軍的計劃裡。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謝謝你的說明,因為人們把鄧福德將軍當作英雄,他確實表現得像一個強勢領導,一個真正的愛國者,但我們還是需要知道他們實際上控制和負責什麼。繼續下一個問題,我們談談意大利P2共濟會分社,我們知道它控制梵蒂岡。這個P2會社是13個黑色貴族領導人聚首的地方,還是由真正的第33級共濟會成員組成,他們不屬於那13個血系家族並且獨立運作 ?


COBRA

這個會社只是那些血系家族的工具,不是唯一的工具。很多成員確實屬於那些家族,但很多人只是普通的高級共濟會員,碰碰面但不知道幕後發生了什麼。比如人們從下面攀上這個共濟會層級,在他們到達第32級之前他們不知道最高層的凶險,他們不知道滲透,後來他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陷入了什麼地方。P2分社只是真正的執政官家族的其中一個工具。他們在羅馬也有其他秘密團體,在那裡他們能更公開地會面。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這些13血系的成員就是所謂的前亞當巨人的後裔?


COBRA

是的。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他們在耶穌會上面還是下面?


COBRA

真正的執政官家族在耶穌會上面。耶穌會是他們創造的其中一個組織,比如宗教法庭,馬耳他騎士團也是。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那個200人委員會,他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COBRA

那只是陰謀集團其中一個組織,就像三邊委員會,還有互相聯繫的其他不同團體,這就是陰謀集團的網絡。就像正面勢力有工會和很多其他網絡團體,他們也有自己的網絡。沒有單一一個團體在頂層控制所有,這是一個互相聯繫的網絡。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好的,繼續下一個問題。Corey說陰謀集團最近用AI計算時間線的時候遇到困難...他們以前總是能在行星走上正面時間線之前切斷它,他們會用任何方式,其中一個是假旗事件。對於他們影響時間線的選擇,你們有沒有最新的信息?


COBRA

自從2012年開始他們就遇到困難。這個問題將會持續,因為他們不理解光。他們沒有真正領會光將會勝利...一切將會結束,在結束前他們都無法理解。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Michael有沒有補充?


MICHAEL SALLA

我想這是因為我們正在進入銀河系這個區域,有更高級的宇宙射線到來提升意識,或者至少加快意識,在這個情況下人們根據定位變得更加正面或負面。這可能是為何這種技術無法再預測時間線的其中一個因素,所以負面團體更難預料正在到來的正面轉變。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最近David Wilcock的文章,概括來說就是暴風雨前的安靜,我們也聽到富爾福德的信息,甚至特朗普(川普)也暗示有大事將會發生。朱利安.阿桑奇最近在推特上公佈了加密鑰匙,福克斯新聞的Sean Hannity說會有重大宣佈...這些與他們想在萬聖節和11月4日做的事情有沒有關係...其他正面勢力試圖阻止他們做什麼大事?


MICHAEL SALLA

這個暴風雨前的寧靜有很多角度看。我知道特朗普收到簡報說低級SSP已經在北韓上方集結很多軍備,準備非常快速地清除他們的軍事基礎設施。對伊拉克的空戰用了大約三個星期削弱他們的防空系統,他們想對北韓做相同的事,但用的時間是分鐘。特朗普從簡報中了解到諸如Rods of God上帝之杖技術,Mazer衛星這類定向能量武器和其他先進的武器系統,他可以用來摧毀北韓的兵工廠。當然這將會暴露低級的SSP,所以這不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做法。但我想這就是特朗普所說的暴風雨前的平靜。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Cobra你有什麼想說?


COBRA

我會說很多事在幕後做準備。我不允許談到,但這個秋天將會非常有趣和變化不定。在正義和邪惡兩邊都有很多事在發生,將會有很多驚喜。我只能說你需要保持冷靜和集中,對所有事情做好準備。現在我要走了,謝謝你們進行這個有趣的訪問,祝大家好運,光的勝利。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非常感謝Cobra的到來,很感激。我們就在這裡結束,這是繼續找回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沒有完全掌握的真正力量的時候。當我們從物質身體旅行到非物質層面時會出現一種基本能量現象,也就是我們其實有更多的力量,否則我們死後就只能孤獨地在等離子或者以太層呆著。已故的Julien Wells提到一個比喻,在80年代那些老電影裡,超人離開他的母星時被一些壞人追趕,他們都來到地球,發現他們在這個不一樣的地方擁有神奇的力量。不久前我發現靈魂碎片恢復的關鍵治療技術只有你仍然在物質層面才能進行,我想說的是我們地表的光之工作者仍然有很大潛力,通過一些基礎訓練我們可以學到投射意識到非物質層面,運用那些我們仍然未被使用的天賦-這也是重新啟動144000人運動的重點。所以...Cobra你知道很多非物質方面的事情,你有什麼想說?


COBRA

是的,我們力量的關鍵是連接物質和非物質層把光帶回來,這些光已經通過所有的層面,正存在於非物質層,穿過等離子層錨定到物質身體,並且完成我們的使命。我們都有一個使命,把它實現出來,我們將會成功,我們將會勝利。光的勝利,謝謝。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很好。Michael最後有什麼話?


MICHAEL SALLA

我覺得我們共同顯化我們最高夢想的力量正變成我們力所能及的事情,隨著越多人通過網絡和視頻擁抱和討論我們今晚的信息,越多人意識到與這些水平的信息對齊是多麼重要,這樣我們才能一起顯化一些真正神奇的事情,這是我所期待的。感謝這個節目並且邀請Cobra到來。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請繼續你現在所做的。很高興那次在沙士達山日食大會上見到你...那是8月21日?就是那次全面揭露日食...不記得什麼名字,我總是忘了那次Corey Goode也出席的會議的全名。務必保持聯絡,如果你有什麼新信息的話。再次感謝你到來。


MICHAEL SALLA

不客氣,再見。


THE UNKNOWN LIGHT WARRIOR

再見。剛才說話的是星際政治學會Exopolitics.org的Michael Salla。Michael如果你還在線的話說一下你的網站。我相信是Exopolitics.org,當然還有Cobra的網站2012portal.blogspot.com。就這樣吧,我承諾這是一個旋風式的討論和採訪,我們問了一些重大問題並且深入討論,我們確實這麼做。我是不知名光之戰士,你聽的是Ground Crew Command電台。音樂片斷過後我們在新聞環節再見,請繼續收聽...


全文完



SOURCE: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7/10/joint-cobra-dr-michael-salla-interview.html
https://www.returntoyourtruth.com/single-post/2017/10/26/Transcript-of-Michael-Salla-Cobra-Unknown-Lightwarrior-on-Ground-Crew-Command-Part-I-and-II

erttq0101 翻譯

【觀後感】《媽媽! / Mother!》: 是宣傳手法出問題,不是導演的問題


最近因太忙又健康欠佳,所以一直沒太多精力發文。就像《媽媽! / Mother!》已落畫這麼久,也沒太多時間去談論它。

對於好看與否,我暫時不說,先來翻查一下過去Darren Aronofsky所執導的作品:《Pi/死亡密碼》、《Requiem for a Dream / 噩夢輓歌》、《The Fountain / 真愛永恆》、《拼命戰羊 / The Wrestler》、《Black Swan/黑天鵝》及《挪亞:滅世啟示 / Noah》,都以心理驚悚片為主,可見他善於編導此類型片種。


其中以《The Fountain》及《Noah》看得出他也喜歡加入宗教題材,然而《Noah》用上一貫平述手法,因此我並不欣賞,反而同屬敍述聖經寓言的《Mother!》套用類似Black Swan》的佈局,更易讓我接受,至少會引起非教徒的我去了解這些宗教上的隱喻。

加上整套戲都以運鏡作主導,再配合「偽」懸疑劇情,所打造出來是由心底滲出來的抑壓與慌張,其實意境相當高。然而電影宣傳及預告片,讓觀眾產生了另一種預期,因此出現落差,才出現這麼多負評。


終歸只能說電影以超現實手法來帶出眾多宗教隱喻,的確少不免令人難以接受,但並不代表導演拍攝的技巧有問題。


想知更多電影相關資訊、影評,請Like/讚好我的 Facebook 專頁
【Facebook 專頁 】莎包 Mind Too Wild電影誌




※聲明:本站所有圖片由出租DVD擷取或是由Google搜尋轉貼,該影像財產權仍屬該公司版權所有,如有侵權煩請告知,本人會立即移除。※

Monday, October 30, 2017

Long term solution must include eliminating waste!

Weekly Opinion Editorial
SPEND IN THE GOOD TIMES
TAX IN THE BAD TIMES!
by Steve Fair

     How did Oklahoma state government get to the point where there is a $250 million dollar budget hole with seemingly no money to fill it?  Was it past legislature’s zeal in cutting the state income tax?  Was it the tax credits accorded wind, oil and gas companies?  Many think the budget crisis was created when the legislature cut the gross production tax.
     The fact is the fundamental problem is Oklahoma state government is far too dependent on the oil and gas industry and gross production tax, so when the price of oil and gas declines, state revenue declines.  Every legislative session, there is talk of moving state government to a more stable source of tax revenue, but little is done about it because when revenue bounces back, what the hurry?  Remember just four years ago; when the price of oil was near $100 a barrel and state government was flush with money?    Oklahoma was praised as having the lowest unemployment in the nation, but then oil dropped to under $30 a barrel and the energy sector started layoffs and suddenly the Sooner state is struggling.  Three observations:    
     First, the long term solution to the budget issue may require some conservatives holding their nose and voting for tax increases, but they should insist on an iron clad written agreement in the revenue bill that funds comprehensive performance audits on every entity that gets a penny of state taxpayer money.  The audits should be conducted by the duly elected constitutional official- the State Auditor, not an appointed pseudo state auditor that reports directly to the legislature or Governor.  The circumventing of the Auditor’s office  and creating shadow state agencies that ‘manage’ elected officials, have huge budgets and report only to the Governor or the legislature is wrong.  The state already has a statewide elected official whose duty is to audit government.  Use the office.  Don’t create one to circumvent it because you don’t like the duly elected official.   
     Second, the legislature can’t be blamed for the price of oil going down, but they must bear responsibility for not planning for the drop.  Oil price fluctuation is not new.  Oklahoma government has been doing this for years- spend in the good times- tax in the bad times.  When times were good, they should have been searching for and eliminating waste.  Rightsizing government should be more than a campaign theme.    
     Third, the Democrats in the State House must bear some of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urrent stalemate.  It seems bizarre that Democrats are not supporting tax increases, but the reason they aren’t supporting the GOP plan is they want more taxes, not less.  Their unwillingness to support the cigarette tax unless gross production tax is raised is ridiculous.  Get what you can and move on.    
     The price of crude oil will come back.  It has already risen over $20 a barrel to near $60 in the past year.  The important lesson the Oklahoma legislature must learn is another budget crisis looms in the state’s future if waste is not ultimately identified and elimin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