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cutake [Audio]

USAComment.com
Zicutake USA Comment | Search Articles










Zicutake Formation University:

USAComment.com | Search Articles of Onion.to
Search Articles of Onion.to:

Shorten that long URL into a tiny URL:
Example, enter the url: http://zicutake.usacomment.com = Tinyurl.com/hox5dyn


USAComment.com | TALK

 
Tweets by Zicutake


SEND YOUR HISTORY:

Contact Us

Sunday, November 5, 2017

值得閱讀的自我療癒案例 ~ 我內在從未體驗的母親的愛

生命裡的經驗,都是真的嗎?或者我們的意識操作系統(OS)在跑的劇情,讓我們無法認知事實的真相?當我們真心想知道真相的時候,宇宙意識會帶領我們慢慢發覺真正的事實。

以下是宇宙說啥團員Romy所分享,她最近由宇宙意識導演的「自我圓滿」療癒經驗。希望能夠對讀者有所啟發,也能自己執行類似的療程。





* * * * * * * * * * * * * * * * 


我內在從未體驗的母親的愛
作者:Romy Zeng


一年半前還未接觸宇宙說啥團隊時,我自己常覺得跟人相處總是少了某種深刻的感覺。這些感覺有時候會在看電視、電影的時候輕輕的撩撥到內在缺乏的地帶,但是說不上來內在那個空空的是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在現實生活發生的事情是無法和戲劇情節比擬的,在戲劇情節中的主角們會迎來美好燦爛的結局,在現實生活中與人相處時卻少不了摩擦與踩地雷。這讓我不禁思考,究竟內在到底少了什麼,才讓我每次都因為這種戲劇內外的偏差而產生一種惆悵感呢?


在自己開始走上心理療癒這條道路之後,我漸漸發現:這種惆悵感似乎是缺少人與人之間那種深刻又緊密的連結感所發出來的訊號,有了這種連結感後,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彼此是自己人,一起建立足夠的安全感並敞開內在,容許彼此分享情緒、分享經驗、分享傷痛,互相傾聽、關懷、幫忙與扶持。(可參考宇宙說啥文章:人與人的連結感http://sunshiningmind.blogspot.tw/2016/06/blog-post_28.html)


於是我看看自己,發現自己跟人的連結感是疏離的,踩到別人的地雷和被別人踩到地雷的機率都很高,內在有很深的渴望希望有人可以理解自己,也希望自己可以關懷別人,但是面對滿身有踩地雷的吸引子模式。(哈哈,先自嘲一下)不把這些吸引子模式先脫下來,要建立連結感恐怕很難吧。


開始走上轉換自己吸引子模式這個為期一年多的時間,坦白說要一直敞開自己百分之百的意願不是很容易,因為要一直挑戰自己原有的舒適圈、自己所處的小世界。這期間我操做了許多情感程式和使用NER來幫助自己擺脫這些地雷,今天主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如何透過操作『自我圓滿經驗』來建立和他人情感上的連結。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是2017年10月21日~10月27日所發生的事情:

近一陣子在準備「九族導引」的工作時,遇到一些障礙,本還不以為意,最後才發現是宇宙要夠過這個機會幫助我浮出過去這一坨不良經驗。


「九族導引」是宇宙說啥團隊最近發展出來的療癒工具,以九張不同的神聖幾何圖與現場九位參與者配合,在能量的基礎上導引出每個人潛在的人格模式,讓參與者可以更容易跟清楚地發掘到內在隱藏的情緒需求。透過現場人格模式與能量的應對,協助情感印記(OS)的療癒或釋放。


而其工作流程,都是宇宙意識進來引領我們完成的。一開始我只是因為平時畫畫神聖幾合覺得有趣,直到某天不知不覺畫完了九張圖,九這個數字我總是覺得特別有其他意義,直覺上就想著應該要拿出來跟團隊討論看看,一討論之下才發現原來是一個整套的療癒工具『九族導引』。流程當中需要讓每位參與者穿上一件背心,每個人的背心的後面貼著一張神聖幾何圖,讓這個神聖幾何圖在人的身體背後發揮其能量作用。療癒進行時參與者必須要多次交換身上的圖,以協助導引不同的人格模式,透過不同的人格模式得以浮出內在潛藏的情感印記,所以背心和圖的背面都需要請修改衣服的人幫忙車上扣子,才能讓換圖這個動作更加的順手。


一直到最後的步驟要將背心和圖送去給修改衣服做車縫的時候,我才發現有很多的店家不願意幫我製作,理由是工作流程太複雜了。正當我在想辦法用其他方式完成的時候,又發現開始有連不上宇宙的感覺。那時我邊騎ubike邊思考,剛好天雨路滑,差點摔車。這時候我才警覺哪裡不對勁,好像陷入了過去某個不良經驗,而且我竟然越回憶這個不良經驗,內在越來越緊張,有一種事情做不完會出包的恐懼。


這個不良經驗要回到大學五年講起,大一的時候,18歲什麼都不懂的年紀,進去建築系。那時候的想法是想要讓自己的才華發揮的一片天,受到眾人的讚賞。一進去就好努力好努力,跟我有一樣想法的同學應該很多,所以我們很競爭,彼此還會比較看誰熬夜熬比較多天。學校老師對學生的講話方式非常的言語霸凌。有時候努力了好幾天,到了要跟老師見面的時候,東西會被評得一文不值,他們會條列式的質問我的設計或對我的工作方式挑毛病,甚至有時候是人身攻擊。那時候我記得一個星期裡面,我必須要把時間做完美得劃分,進度掌控非常重要。如果預先掌控的進度到了哪個橋段遇到了困難、延誤了時間,就會讓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種感覺被威脅的狀態,覺得自己事情會做不完、做不完事情會出包、出包了之後就會被老師羞辱、被羞辱了之後可能還會被身旁的同學取笑、瞧不起。


我記得那時候緊張到腎功能出問題,走路走到一半會很想上廁所,如果在10秒內沒有找到廁所尿完全憋不住,有一次就在路邊整個尿失禁了。那時候為了要讓自己更平常心的做事情我調適了好久,雖然到了大五有比較心平氣和一些些,但是還是戰戰競競活了五年。


為了讓隔天處理事情可以稍為平順一點,我提早先離開星期三晚上固定的團隊視訊會議,打算來試試看是不是可以用『自我圓滿經驗』來療癒一下。


操作以下療癒時,我自己並無使用任何特定流程或工具,我只有敞開自己百分之百的意願讓宇宙來帶領我發生,這期間我所做的事情就是放下小我所有的疑慮走進這個未知的旅程,打開自己意願全然的和宇宙連結、對話,耐心的等待每一件事情的發生。


宇宙導演的自我療程


療癒開始的時候,宇宙只有告訴我:面對這個課題使用自我圓滿流程時,需要一位很慈愛溫柔的母親,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充滿微笑的母親,讓她來安撫我覺得受傷的地方。我躺在床上靜靜的等待,覺得似乎有點困難,因為在我過去的經驗裡面,很少有這樣一位女性會在我身旁,以一個只是關心我這個人好不好、有沒有照顧到自己、好像已經理解了我的遭遇,不需要我解釋太多、沒有帶任何的建議並且陪伴在身邊的感覺。


因為少了這樣的經驗,很難想像要用什麼角度來揣摩這樣的對象來進行這次的療癒。我覺得自己可以想像出有這樣的一個人,可是這個人要來安撫我的行為或話語,在我腦海中或內在都感覺很不真實,也帶不出任何情緒來發生這個療癒經驗。我詢問了一下這次是否要先看電影來揣摩這個母親的角色,宇宙給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只好繼續靜靜的等待。


又過了一會兒,突然腦中進來了一句話:「有沒有吃飯?」


這句話是我大學五年的時候,每次接到媽媽的電話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因為大學五年很長熬夜,有時候因為一個禮拜都沒睡覺,整個身體機能都搞壞了,有好幾餐都吃不下,我記得每次被學校教授投下了言語炸彈之後,聽到媽媽這句話都會格外想哭。那時候的生存環境之下,每天除了要面對學校的競爭、師長或同學的冷言冷語,卻有一個人無論自己本身有沒有把事情做好,只是純粹關心我這個人好不好。突然覺得原來媽媽曾經讓我感到這樣的溫暖,著實欣慰。


我在腦中盤旋了這句話幾次,然後也用這個記憶中的母親問了自己幾次:「有沒有照顧自己呀?」讓情緒慢慢的出來,哭了一下並且釋放內在覺得受傷的自己。然後我開始盯著牆壁發呆,還以為今天療癒到這邊差不多要結束了。


後來母親走進來我房間,跟貓咪們說晚安。這是我爸媽睡覺前例行的事,會跟貓咪說:「乖乖睡覺,媽咪愛你們,晚安」。我在旁邊發呆,聽到這句話,突然間,也很想要我媽可以跟我這樣說,但是想了想又覺得:如果他跟我說這句話,我可能不會感受到很誠懇表達出來的愛。在我的記憶裡,母親真的比較少很真誠並且直接的表達她想要給孩子的關愛。「有沒有吃飯」這句話已經是最接近真誠地表達愛與關心了。


我看見母親跟另外一隻貓咪說完晚安之後,回頭看了我一下,然後我跟她也說了一句晚安她就進房睡覺了,突然間我的眼淚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流了下來。


腦海中開始播放一幕幕的影像,這個影像又像是一個3D的實體經驗,我自己全身都好像以多視角的方式重新經驗以下過去發生的事情。


第一個畫面是前天下午我要出門的時候,我跟媽媽說我不會在家裡吃晚餐,母親說了一句話是:「那我今天就要一個人吃晚餐了喔。」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沒有特別去注意就出門了。但是在這個畫面裡面,立刻又讓我用另一個角度感受到媽媽有一個內在的聲音是說:「阿,我覺得很孤單,想要跟女兒一起吃晚餐。」


第二個畫面是:媽媽在家裡吸地板,邊吸地板還一邊碎念的畫面。母親是一個做事情很仔細的人,由其是家裡大小事都照顧得很完整。這個畫面我記得當時我因為被他碎念東西沒有收好而感到很不開心。可是在經驗這個影像的我,又突然聽到另一句話是:「我想要好好的照顧家裡每一個人,每一個人因為我都不用擔心什麼事情。」


第三個畫面是我幼稚園大班的時候,晚上發高燒,媽媽一直在旁邊很擔心,進來房間看了我很多次,然後去泡了一碗「來一客泡麵」一口一口餵我吃,然後我才吃了發燒藥躺下去睡著。我記得就是因為這一晚我才愛上這個泡麵,但是我今天才知道為什麼,「來一客」讓我腦裡圍繞著所有母親對於我的關愛。


然後又跑了好幾個畫面,都是我和母親單獨兩個人一起相處的時光:

我們一起出門遇到了大雨,只能兩人一起撐一把很小的傘,左邊右邊都淋濕了;

我們一起去泡溫泉,兩個人吃同一塊炸雞;

小時候媽媽牽著我去傳統市場,買我愛吃的零嘴;

因為要準時張羅好晚飯一直不斷的碎念,但是內心感到很焦灼,想要煮好飯菜的心;

每天少不了碎念我早點睡,"你就是都那麼晚睡才會.......",其實是想要關心我的身體,擔心我身體有狀況;

不想幫我做事故意跟我嘔氣,其實是內心感到很挫折,想要有人關心她,但是因為很不會表達所以很多感受都說不出來;



最後一個畫面我印象超級深刻,因為我覺得簡直就像在看電影一樣,宇宙還故意放慢了畫面。

我帶了大包小包的東西要出遠門,我媽從廚房走出來說了一句話:「琬茹阿.....」(然後我回頭)

「手機有沒有帶、鑰匙呢?不要又忘了,要不要再想一下,等一下又要再上來拿」邊說邊從廚房走到我面前要幫我關門。

我記得療癒到最後這裡的時候,我因為不要哭得太大聲怕會吵醒家人,整個人上氣不接下氣的。

那時候感覺是:啊....再也不會有人如此了解我的小習性了吧,就是因為了解這些小習性,才會知道我總是在哪裡沒有照顧好自己。


後面這一大段的3D影像療癒過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原委就莫名的發生了,也不是很能清楚的描述自己在過程中是因為什麼樣的情緒才哭。唯一我比較確定的是:這些過往日子和母親一起經驗過的事情,在當時因為常被母親踩到內在地雷(OS)的關係,或者自己不經意沒有特別注意的關係,完全沒有體會到的母親的愛。在這個療癒中,體驗上可以形容像是:身體突然地進入了某個溫泉裡,當身體完全融入溫泉之後,毛細孔被打開了、然後身體完全的放鬆與徜徉其中。


換句話說,我因兒時不良經驗內在關起來的好幾扇門,因為進入這個特殊的感知體驗,得以一個個打開,讓關愛流進去。


事後我觀察發現這個療癒最神奇的是::以前Sunny很常會以她的「他心通能力」幫我翻譯我母親內在的心聲給我聽,我記得當下我是不以為意的。這次我終於強烈地感受到,原來是真的。原來我這個講話不是很能入耳的母親,對我們的愛是這樣的。但是因為不知道如何真誠的表達對孩子的愛,所以做了很多事情想要表達她的關心。有時候是怕跟我吵架就不表達了、內心卡著很多說不出的需求,累積了很多挫折感。我可以感受到她這個挫折感有一種發出來也不是、憋著也不是的那種不知所措。


因為過去不管我怎麼和自己強調母親的做法是出自於何種出發點、母親是以何種心態來愛自己,都無法讓我真切的全然相信。


療癒過後,我發覺現在跟我媽相處時,雖然沒有療癒的時候感受到那麼濃烈的關愛,但是覺得好像跟她相處遇到OS觸點時,少了很多的不舒服,由其是當他開始臉色難看想要發怒的時候,以往我的內在會被這種臉色恐懼的揪成一團,現在反而是對他的發怒能夠感同身受背後的原因,也是因為有了這細膩一層的感同身受,我反而更知道要怎麼營造一個讓對方覺得被同理的空間,除此之外,也覺得在同理或關心的時候,自己內在多了很多願意和真誠的心去對待。


以情感上的體驗經驗,取代理性的認知,這樣的轉換我也有觀察到,有改變我的吸引子模式。以往我說某些話或做某些事可能會踩到媽媽的地雷,現在她竟然不會生氣了。有時候她甚至會多留意到我的需求,說話方式也溫柔許多。我所觀察到是一些比較細膩的轉變。


這個腦細胞連線網絡的轉換,也讓我覺得蠻不可思議的。以往自己被踩到地雷的時候,腦細胞連線系統的情緒飆升速度,快到我無法控制。這次的療癒好像解除很多陀連線的感覺,身體也覺得變輕鬆許多。總之這次的療癒經驗讓我感到很深刻而且出乎意料。